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434章 重炮来袭

第434章 重炮来袭

        对于无线电报终日被德军监听的苏联红军来说,使用暗语进行沟通联络已经成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从朱可夫手拿斯大林亲笔便条保持无线电静默飞赴列宁格勒接管指挥权,到眼下马拉申科使用暗语联络后方前线机场呼叫空中支援。

        被德国人逼到绝路上的马拉申科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也根本不会采取这样的蹩脚方式,一系列看似风平浪静的背后实际上是苏军与德军之间暗流汹涌的情报对决交锋。

        向着联络员下达完命令之后的马拉申科没有歇脚的机会,当即转身朝着停在不远处的座车迈步走去。

        “伊乌什金,跟上,收拾一下准备战斗!”

        “是,车长同志!”

        手脚并用的飞快动作三下五除二地爬上了坦克车体,伸出套着黑皮手套的右手一把掀开了轻扣着的一体式沉重炮塔舱盖准备跃入车内,从身后不远处快步跑来的高大身影却在最后的时刻开口叫停了马拉申科的动作。

        “马拉申科同志,作战计划还有什么具体的变更细节吗?我的部队要怎样配合你?”

        循着声音传来方向回头望去的马拉申科紧接着便看到了雅可夫团长矗立在面前的身影,稍事思考了片刻的马拉申科随之抬起头来给出了答复。

        “没有作战计划变更,雅可夫同志。带上你的人上车,德国佬的人头在等着我们去收获!”

        性情本就有些嗜血暴虐的雅可夫那里受得了马拉申科这一番能闻到血腥味的话语,自来到莫斯科前线后就一直以杀人取乐的雅可夫完全称得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但就是这样一个疯子的心中却满怀着坚定的信仰,至少从现如今的接触经历来看,马拉申科认为那句“有时候疯子比傻子有用的多”话语真是说的一点都不错。

        “所有人,上车!杀光那些呐粹走狗一个不留!我们团不需要俘虏!”

        对雅可夫口中这时不时就会冷不丁冒出来一句的豪迈话语早已经习以为常,不觉得雅可夫把收割德军人头为乐有什么不对之处,将双腿齐齐迈入了坦克炮塔内部仅留一个上半身探出炮塔外的马拉申科,旋即向着已经在炮塔内蓄势待发的炮手伊乌什金下达了命令。

        “伊乌什金,把旗子递给我,要一对的。”

        听闻马拉申科开口下令之后的伊乌什金,随之将手边一组木质旗杆小旗子递到了马拉申科手里,将这组小旗子置于手中的马拉申科恍惚之中不禁感到有些怅然若失。

        “上次用这玩意儿是什么时候?布罗德吗?呵......”

        联想到现如今绝大多数的一线红军坦克部队都是在用如此落后的联络方式指挥战斗,经历了多场生死浩劫之后已经深刻体会到了拥有车载电台联络对战斗力的加成是多么巨大,自嘲般微微一笑后的马拉申科倒也没再多做犹豫进而举起了手中的信号旗双臂同舞。

        凭借着穿越到这个世界时继承自这副身体原本主人的记忆而勉强记得旗语的基本要素,双手紧握住信号旗的马拉申科向着自己周边数十辆整装待发的T3457坦克群下达了命令,代表进攻信号的挥舞旗语映衬在每一个将上半身探出炮塔外的车长眼中分外醒目。

        “收到命令,发车,让我们去碾碎那群该死的德国佬!”

        “从那些该死的呐粹狗尸体上重拾荣誉,出发,同志们!”

        这些在战斗中不是损失了自己的坦克就是因故弃车的溃退下来红军坦克兵,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戴罪出征希望能够重新在战场上证明自己。

        坚定的赤红信仰依旧存在于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兵躯壳之内,能够从惨烈的卫国战争之初活到1941年底的红军坦克兵没有一个是好捏的软柿子,这也是为什么马拉申科宁愿接收这些失败过一次的散兵游勇,也不愿意要那些从后方刚刚加紧训练完方才走上战场的新兵蛋子原因。

        低沉轰鸣中的柴油发动机引擎驱使着战斗全重达到28吨的钢铁之躯澎湃而起,以机动性著称的T34中型坦克至少在速度方面无可挑剔,仅仅数秒之后就将引擎提速至了最大输出功率的钢铁洪流,当即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当面之敌的德军阵地急速冲去。

        倚靠在战壕当中裹着身上单薄的秋装蜷缩成一团好勉强取暖的德军士兵几乎快要失去知觉,从背靠着的战壕和脚下坚硬冻土之上同时传来的愈发强烈震颤感撼动着所有人的神经。

        古老的中国人深谙战争的真谛,以一个万马奔腾的成语来形容古时候骑兵集群冲锋时所带给人感官上的强烈冲击。

        当脚下的大地都因为这澎湃袭来的草原骑兵们而颤栗不停之时,以惊恐的眼神从战壕中探出头来的德军士兵们,紧接着便看到了犹如厉鬼从地狱中爬上人间般堪称恐怖异常的情景。

        “伊万,伊万们的坦克!他们来了,是伊万们的T34坦克!”

        惊恐万状的话语犹如烈火燎原一般飞速传遍了霜冻之中的整个德军阵地。

        刚刚又一次击退了那群苏军步兵攻势没多久的德军,完全没有料到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冲出来一大群苏军坦克。

        被恐惧与惊讶所充斥满盈的大脑瞬间在寒风中清醒过来,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寻找着手边一切可用反坦克武器的德军,很快就向着正在急速冲锋当中的马拉申科所率T3457集群发起了攻击。

        稍显意外的是,第一波朝着马拉申科头顶砸来的攻击并非是德军的反坦克火力,而是在半分钟之前就通过前沿阵地炮兵观察哨位及时发现了来袭敌情的德军师属炮兵团。

        咻——

        轰——

        以劈头盖脸之势瞬间朝着马拉申科头顶砸来的重炮炮弹破风尖啸声宛如死神的哀鸣,接二连三爆炸作响的巨大榴弹音爆声即便是隔着厚厚的装甲都足以震的人耳朵发麻,对眼前这一突发情况有些措手不及的马拉申科当即语气糟糕地一阵开口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