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391章 逆转

第391章 逆转

        以穿甲曳光弹、穿甲弹、穿甲燃烧弹为间隔排列相组合起来的7.92毫米机枪弹幕,伴随着鲁德尔毫不迟疑的手部拇指动作瞬间倾泻而出。

        带着那犹如生命逝去般的璀璨光芒,在电光石火中的一瞬间便精准命中了正前方相隔不到四百米的目标,宛如烧红的尖刀捅穿奶油蛋糕一般轻松撕开了机体蒙皮钻入了机身内部。

        从机尾菊花位置一路贯通前进撕毁了整个中空机身的7.92毫米机枪弹幕带着十足的威力,厚度仅仅只有8毫米的飞行座椅钢制防护背板抵挡不住7.92钢芯穿甲弹的强劲威力。

        在不足四百米距离上仍旧足以击穿10毫米厚垂直轧制均质钢装甲,经由鲁德尔之手射出的7.92毫米钢芯穿甲弹毫不费力地击穿了整个飞行座椅防护背板。

        密密麻麻犹如马蜂出窝一般的翻滚机枪弹头在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便将肉体撕扯开来,余威尚存的7.92毫米钢芯弹头直至从前胸破膛而出之后才算堪堪停下了横冲直撞的步伐。

        原本还在驾驭着战机对前方一架试图逃逸开来的斯图卡进行锲而不舍的穷追猛打,一心只顾着专注目标而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黄雀在后咬住了尾巴的苏军飞行员,就这样连心有不甘都来不及反应地瞬间身中十余弹惨死在了自己的座驾之上。

        从前胸位置破膛而出的翻滚钢芯穿甲弹头紧接着砸在了飞行操纵仪表盘之上,原本指针还指向着各种正常参数的仪表盘瞬间被打的支离破碎开始疯狂乱转,连接着机头发动机的前置油箱几乎是被同时打穿,从击穿口喷溅而出的漆黑燃油混杂着鲜血瞬间洒满了整个机舱。

        头颅低沉向下的苏军飞行员至此已是彻底毙命再无任何意识,仪表盘全毁而油箱被击穿的米格3就这样宛如丢了魂的大雁一般失去控制径直朝着地面栽下。

        一击得手后的鲁德尔对于自己所取得的这足以吹嘘战绩却并没有任何过多的留恋,极度冰冷中不带任何丝毫感情可言的双眼紧接着便再度调转视线扫视起自己周围的空域,仿佛击落的对象是一直盘旋在空中的大鸟而并非苏军现役战机一般无足挂齿。

        “喔,见鬼!鲁德尔你救了我,元首作证,太感谢你了,鲁德尔中尉!刚才那架俄国佬的米格3几乎就要把我的座机撕碎了!”

        精准控制着手中座驾的鲁德尔刚刚完成了一个脱离转身动作,紧接着便听到了来自无线电中的感谢话语。对这道颇为年轻的略显稚嫩嗓音可谓是再熟悉不过,方才还教育过这位年轻的同僚一定要小心提防俄国佬的鲁德尔当即轻言开口中报以了回复。

        “我说过要提防小心那些俄国佬,费力克斯。好运不会再有第二次,记住这一点。”

        短暂的开口回复话语话音未落,亲眼目睹了战友被击落后带着满前怒火报复而来的两架苏军米格3再度陡然袭来。

        “该死的德国佬,乖乖偿命吧!”

        哒哒哒——

        右手一只紧握着手中操纵杆自始至终未曾放手的鲁德尔,不敢说完全预料到了从背后袭来的打击时刻,但至少已经是有所准备。

        通过后座上自卫机枪手方才的大声提醒,已经预料到了那两架一击失败的米格3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将自己的这条小命全都交付在了个人判断与运气手中来赌上一把的鲁德尔,以无比坦然的平静姿态迎接着命运审判的最终时刻。

        “该死的俄国佬,滚开,快滚开!”

        幸运的是,尽管位于后座上的鲁德尔座机自卫机枪手心中同样对死亡充满了胆怯,但这名年轻到有些过分的机枪手终归还是知道自己此刻究竟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什么。

        紧握于手中的7.92毫米MG15航空机枪被死死扣住了扳机疯狂宣泄着最大程度的火力,炽热的曳光机枪弹幕劈头盖脸地朝着来袭的两架苏军米格3战斗机宛如长鞭一般横扫而去。

        兴许是因为人类本能的求生欲望而在最后一刻的决胜关头出现了无可避免的些许胆怯,又或者仅仅只是因为劈脸打来的曳光机枪弹幕短暂晃花了双眼视野而错失了攻击目标。

        总而言之,遭遇到鲁德尔座机后向自卫机枪手全力驱逐的两架咬尾苏军米格3,均无一例外地再次失手与击坠鲁德尔的绝佳机会擦肩而过。

        只是这一次,顺着鲁德尔座机机身偏右位置斜拉向上一扫而过的机枪弹幕显然造成了更大的破坏,除了座舱玻璃和机体蒙皮以外就再无任何防护的鲁德尔座机自卫机枪手当场身中数弹,一声惨叫之余失手放开了MG15自卫机枪之后当即手捂着大腿和腹部的伤口失声惊呼。

        “上帝呀!鲁德尔,鲁德尔我中弹了!血,我在流血!你得想办法救救我,快!”

        因相隔在后座自卫机枪手座椅之间的钢制防弹背板而侥幸逃过一劫没有受伤,耳畔间满是后座自卫机枪手惨烈大声呼号的鲁德尔眉头紧皱。

        两架苏军米格3的方才这一轮扫射不光干掉了他的后座自卫机枪手,同时还将机体后端垂尾上的控制襟翼打飞了两块。眼下依旧紧握着手中操纵杆的鲁德尔已经明显可以感觉到机体的左右转向非常困难,这样的情况对于激战正酣的眼下来说显然不是什么足以称赞的好事。

        “紧急医疗箱就在你屁股座位下面,我现在帮不了你,科尔,你得自己想办法救你自己!否则的话没人救得了你!”

        尽管对鲁德尔口中报以的好似借口开脱话语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反感,但深知鲁德尔口中所言不虚皆为事实的自卫机枪手眼下却又只得依靠自己。

        被飞行座椅以背靠背姿势相隔开的鲁德尔根本没法在空中帮到位于后座上的自卫机枪手,一切正如鲁德尔方才口中所言的那样,取出位于飞行座椅正下方储物箱里的紧急医疗箱进行临时止血自救,才是这位可怜自卫机枪手眼下唯一的求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