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380章 未击穿!

第380章 未击穿!

        顶开了弹头被甲后的40型钨芯穿甲弹弹芯穿甲体直直地插在了炮盾之上,远远看去就好像是放松娱乐用的玩具飞镖扎在了标靶上一般显得格外讽刺。

        相比于自己坐车内稳坐泰山的拉夫里年科一脸镇静自若情理之中,于自己炮镜内亲眼目睹这一堪称可怕场景的德军炮手可就没有那么淡定了。

        “见...见鬼,这俄国佬的坦克究竟是用什么做的,为什么没有跳弹也根本打不穿他!?这...这简直就是个怪物!”

        相比起马拉申科所指挥的KV85重型坦克座车,同样采用了KV1重型坦克底盘焊接车体首上首下附加均质钢装甲加强防御配置,采用了四方形宽大内部空间炮塔的拉夫里年科座车尽管不具备优异的跳弹防御外形,但其强悍的本身装甲物理厚度防御力却依旧是毋庸置疑的。

        尽管在原本历史中的KV220原型重型坦克并没有真正投入生产而被全盘否定了改进计划,但这一型优秀的苏联原型重型坦克身上的强大之处却又是切实存在而不容否定的。

        坚固的炮塔正面防御装甲别说是1941年时的长管三号与短管四号坦克,即便是到了1942年初时才堪堪登场亮相的加长身管四号坦克,也不足以对KV220的正面装甲起到严重威胁。

        严格来说的话,在这段被马拉申科主观改写了的截然不同历史中,提早出生的KV220在1941年时有着绝对无可匹敌的优势,装备了85毫米D-5T坦克炮的KV220在包括火力在内的各项数据性能指标上,都足以和此时尚未出世的德军虎式坦克相看齐。

        如果不是因为最终定型的设计方案不足以满足苏军的大规模批量生产要求,比后续斯大林系列重型坦克研制时间早出很多的KV220,完全足以扭转1942年时于苏军不利的装甲对抗战局。

        当然,历史没有如果,而这残酷的一点对于眼下根本奈何不了拉夫里年科座车的德军来说亦是完全一样。

        于自己手里的车长潜望镜中,同样看到了对面那头凶狠的装甲巨兽完全免疫了己方攻击的情形,紧咬牙关当中几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沃尔特中校心里真可谓是百感交集又五味杂陈。

        “该死的伊万!为什么他们总能拿得出这么好的坦克!?劣等民族的坦克反倒要比我们手中的东西好出几倍不止,真应该把帝国宣传部的那帮蠢货拉到战场上来当面问问这到底算什么!?”

        内心中的狂躁呼嚎不止却终归改变不了眼下不利于己方的战局。

        明知己方手中的各种坦克难以对对手苏军的怪物般重型坦克产生什么实质性的杀伤,深谙这一对己方极为不利战局的沃尔特中校却依旧是打死都不愿意放弃。

        “继续攻击!这次瞄准他们的炮塔和车体结合处打,就像之前对付T34那样!我不信这些俄国佬的坦克真就没有弱点,这不可能!”

        在依旧不死心的沃尔特中校强制命令下,弯腰抱起了又一发40型钨芯穿甲弹的装填手再度抬手将之瞬间塞入了炮闩当中。

        在此过程中早已将黑洞洞的炮口校准了拉夫里年科座车的德军炮手,再一次扣动了手中的扳机,瞬间脱膛而出的40型钨芯穿甲弹裹挟着破空尖啸声瞬间袭来,精准地打在了依旧保持原地不动状态的拉夫里年科座车炮塔靠近车体结合处位置之上。

        叮咣——

        颇有震耳欲聋之势的巨大装甲撞击声回荡在了勉强还算宽敞的车体内部,已经预料到了德军绝不会就此罢手的拉夫里年科对此却显得不慌不忙,对自己这辆座车装甲的极度自信令拉夫里年科足以无视德军坦克的此番攻击。

        “哼,这些德国佬从来不懂得放弃的意义!马克西姆,告诉那些德国佬他们是站在苏联的土地上,不是那些懦弱法国佬的首都门前!”

        “没错,车长同志,我正想这么说。”

        咔哒——

        轰——

        火光四溢的炮口烈焰裹挟着炽热的暴风将车前的积雪瞬间吹飞到了半空之中飘散殆尽,沿着笔直弹道高速飞行的BR-365风帽穿甲弹,几乎顺着完全相同的德军弹道轨迹原路打了回去。

        已经预料到对手会做出反击的沃尔特中校从最坏的角度出发,已经考虑到了这发穿甲弹可能无法击穿对面那辆怪兽般的苏军重型坦克,故而在方才开炮后的一瞬间便开口下令让刚刚接过了驾驶任务的尼斯特立刻行动。

        “快!倒车,尼斯特!就是现在!”

        被方才快要杀人模样的沃尔特中校吓到已经连开口回答的胆量都几乎没有,一语不发中紧闭双唇的尼斯特只得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着沃尔特中校报以了答案。

        略显僵硬的不熟练动作将手边的沾血档位杆第一时间切换至了倒档,双手紧握住操纵杆的尼斯特瞬间向怀中猛地一拉让原本静止不动中的三号坦克陡然开动。

        战斗全重仅有二十吨出头的三号坦克至少在机动性方面要远远超出重达四十七吨的KV1,高速运转状态下的柴油发动机驱动着传动机构将动力传导至车体导向轮开始飞速后撤。

        如同绞肉机一般疯狂卷动的冬季用钢铁防滑履带卷起大块冻土和凝结雪块,带着破空尖啸声高速袭来的风帽穿甲弹,几乎是贴着车长指挥塔擦出一阵耀眼的火星后擦肩而过,沃尔特中校于短短数秒之间做出的正确决定再一次挽救了全车人的性命。

        叮咣——

        咻——

        轻微的车体晃动连带着无比刺耳的炮弹接触装甲摩擦噪音让全体车组成员瞬间一震,从以往的无数次战例中深切体会到了己方坦克一旦被击穿装甲就几乎必死无疑的结论,心脏几乎快要顺着嗓子眼跳出嘴边的炮手第一个失声尖叫到。

        “喔,该死!我们被击中了,我们被该死的俄国佬击中了,沃尔特!赶紧弃车,坦克要爆炸了!快!”

        内心中本就心情极度糟糕的沃尔特中校听闻此言后更是眉头紧皱,极为不满的话语紧接着便夹杂着浓烈的火药味从牙缝中倾吐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