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376章 冰雪熔炉(上)

第376章 冰雪熔炉(上)

        快速疾驰中不具备精准开火能力的德军装甲集群,被动给予了原地停车迎战中的苏军以先手开跑的时机,自知战场时机稍纵即逝的马拉申科没理由让这大好机会从自己手中悄然流逝。

        “各车组!瞄准那些德国佬的铁皮棺材随意开火,打到他们没有车能动弹为止!”

        “伊乌什金,做你该做的,让那些德国佬知道他们是在谁的土地上撒野!”

        大声开口中的近乎嘶吼般命令响彻整个炮塔内部空间,将右眼死死贴在主炮瞄准镜旁的伊乌什金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开口说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车长同志!”

        咔哒——

        轰——

        凭借二战时期老旧坦克的简易火控装置,要想不经修正地一击命中远在八百多米开外的移动中目标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即便是对自己精湛炮术有着相当程度自信心的伊乌什金也不敢拍着胸脯立下保证。

        炮口初速高达790米每秒的85毫米BR-365风帽穿甲弹,不但有着全口径装药穿甲弹中较高的飞行速度,继承自M1939型85毫米防空炮的较长身管倍径亦赋予了其性能极佳的优良弹道,结合一公里距离上仍能够确保有效击穿110毫米垂直均质钢装甲的优良穿深,装备在马拉申科座车上的这门85毫米D-5T型坦克炮无疑是一款相当适宜远距离交战的神兵利器。

        八百米开外的弹道飞行距离转瞬即逝,在空气中以极小下坠的弹道飞行了一秒多钟后的85毫米BR-365风帽穿甲弹,紧接着便以还算精准的提前量估算和命中部位准确集中了位于集群最外围的一辆三号坦克。

        由于对远距离上处在高速运动状态中的移动靶进行精准提前量估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心中默算相关数据的同时还得掌控好手中的炮塔方向机和脚底发射踏板进行同时操作。

        面对如此这般情况的伊乌什金已经没有心思和多余的功夫去精确瞄准德军坦克的弱点,不求一击必杀但求能够打中已经是伊乌什金给自己这炮所定下的最低限度。

        仅仅三十毫米物理厚度的车体发动机舱垂直侧装甲根本抵挡不住如此悍猛的攻击,原本打算从车侧装甲部位给精准灌入车体中央战斗室里的提前量估算出现了偏差。

        有些阴差阳错的85毫米风帽穿甲弹直接以势不可挡的凶猛势头撕开垂直装甲灌进了发动机舱,但令被击中德军车组乃至于马拉申科自己都没想到的一幕却紧接着出现,其大跌眼镜程度不亚于有人告诉马拉申科你迄今为止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在击穿了三十毫米物理厚度的垂直均质钢装甲后,本应该被顺利触发的穿甲延时引信却非常意外地出现了概率极低的引信失灵。

        包裹在弹丸战斗部当中的足足160克TNT高爆装药因此而哑火没有顺利起爆,简而言之,这发弹丸质量达到9公斤级别的85毫米BR-365风帽穿甲弹,完全可以理解为一块带着高速动能的实心大铁坨,只能以“硬砸”和“崩落装甲碎片”这两种方式造成后效破坏。

        撕裂装甲的可怕崩坏之声中原以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稍纵即逝的两三秒钟过后并没有听到任何爆炸声响的德军车长这才猛然间回过神来。

        “我...我还活着?居然没爆炸?俄国佬的炮弹这是哑火了吗?”

        不论俄国佬的炮弹是否真的哑火,被撕开了发动机舱侧装甲之后的将整个发动机砸开了一个大口子的三号坦克倒是率先发火。

        本应该在弹丸装药引爆瞬间直接殉爆汽油发动机与其油箱的理应结果显然出现了变数,从被贯穿内燃室和击毁供油管路中淳淳流出的汽油瞬间被高温尚存的装甲碎片所径直引燃。

        没能发生秒杀爆炸的大火迅速从整个发动机舱向着车内蔓延开来企图吞噬一切,刚刚逃过一劫后又再次大难临头的幸存德军车组当即大呼不妙。

        “着火了!快出去,厄齐尔,快打开舱盖逃生!快!”

        “咳咳....见鬼!我就说过这该死的汽油发动机不靠谱,到底是那个白痴想出来给我们的坦克上装这玩意儿的?那些俄国佬的柴油发动机根本不会有这种问题...咳咳!”

        口中报以肆无忌惮叫骂抱怨的几名德军装甲兵,刚刚通过炮塔侧面和车顶的逃生舱盖连滚带爬中慌忙弃车逃生,被凶猛大火彻底引燃了半满油箱的三号坦克紧接着就发生了猛烈的弹药殉爆。

        如同猛烈摇晃香槟酒一般的炽热火舌强行顶开了炮塔直冲天际,瞬时之后紧接着发生的巨大弹药殉爆更是几乎将整个坦克底盘撕成了碎片,一路踉跄中刚刚跑出了堪堪十几步远的几名德军装甲兵当即被火焰爆风直接吹飞,如同被顽童随意丢弃的布娃娃般一头栽进了严寒雪地里生死不明。

        “该死!这是发哑弹,车长同志!打进发动机舱直接爆炸的话怎么会是这种效果,那些德国佬早就应该被殉爆给直接撕成碎片了。”

        开口抱怨的同时亦是手中不停地猛烈摇动着以纯人力驱动的炮塔方向机瞄准下一个目标,炮响退壳之后自知自己该做些什么的基里尔紧接着转过身去,从自己身后的炮塔内置第一弹药架上取下了又一发穿甲弹抱在了怀里,手扶着车长潜望镜目睹了方才短暂一切的马拉申科这才以波澜不惊的语气开口说道。

        “紧急赶制出来的炮弹和主炮就别指望太多了,没炸膛已经不错了。弹头引信不可靠的问题又不是现在新出现,仗打到现在你难道就没适应吗?”

        正如马拉申科口中所言的情况那般如出一辙,弹头引信灵敏度不可靠的问题自开战伊始就一直如顽疾缠身一般伴随着苏军坦克部队一路至今。

        究其根本,苏军坦克部队以量取胜的根本指导思想是这一问题的基本大前提。

        在大部分工业区要么被德军摧毁占领要么紧急转往大后方转移的情况下,只图数量优先的纯手工制作安装弹头引信的可靠程度就很难得到保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