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328章 极寒

第328章 极寒

        行驶在积雪土路上的汽车因缺乏必要的防滑车胎而打滑不断,坐在后排座位上感觉就像是坐在婴儿车里一般东摇西晃的古德里安显然很不适应这样的情况,但即便如此,这位意志坚定的德军装甲兵之父却依旧是闭目养神中没有一丝的怨言。

        从前排副驾驶位置上悄悄回过头来看到了面前古德里安的不适,梢一皱眉之中显得很不高兴的年轻副官随即回过头去朝着自己身旁正在专心开车的司机开口问到。

        “魏格尔,就不能把车开的稳一点吗?我那七十岁的爷爷开他的老爷车都比你现在要稳当得多。”

        手握方向盘专注与冰封积雪路面搏斗当中的司机听到了副官的话语后显然很是不屑,这堪比抹了润滑油一般几乎快要把小车都给掀飞的路面实在是让人不堪忍受而怒火中烧。

        “这该死的俄国土路一旦下雪结冰就像是滑冰场一样,你与其抱怨我车技不好不如去抓住那些俄国佬问问他们为什么从来不修公路,现在这种情况没把车开到路边土沟里就已经是极限了。”

        要求不成反而被司机给怼了一通的年轻副官神情显然写满了出乎预料之色,紧随其后回过神来的恼火当即驱使着嘴巴正欲反口辩驳。

        “好了,恩克,别再难为魏格尔了。现在换你开车你绝不会比魏格尔好到哪里去,少说两句话吧,想想你把随身携带的水喝完了以后在这冰天雪地里该去上哪儿补充。”

        被古德里安忽然开口制止了的年轻副官尽管已经话到嘴边,但古德里安口中那看似看玩笑实则却有其道理的话语最终还是迫使其把话咽了回去。

        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里要是不想吃冰雪解渴的话,闭上嘴巴省两句话的确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

        行驶在点拨光滑路面上的汽车在一路艰险之后,终于算是勉为其难地抵达了古德里安此行的最终目的地。

        待汽车停稳之后旋即伸手打开车门迈下车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前来迎接古德里安的德国国防军第167步兵师师部指挥官一行。

        “古德里安将军,欢迎您的到来,我是第167步兵师师长施瓦纳上校,这位是我的参谋长杜克中校,还有这位.......”

        “停!”

        不待眼前这位在寒风中依旧报以一脸真挚微笑的师长把话说完,已经听腻了这些介绍客套话而时间紧张的古德里安旋即抬手打断其话语后紧接着开口。

        “长话短说,施瓦纳上校,我此行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听你介绍你们师部高级指挥官和参谋人员的。告诉我你们师现在的保有战斗力情况和所面临的困境,这比那些冠冕堂皇的走流程对话要强得多。”

        被古德里安突然开口打断了发言的施瓦纳上校面色稍做一顿之后随之恢复了正常,在纪律森严等级严明的德国国防军里,被上司打断了发言并不是一件在下属面前多么难以启齿和不光彩的事情。

        “师部在将近一公里之外,古德里安将军,您是打算徒步过去还是再上车开上一段路程?”

        听罢施瓦纳上校口中这番话语后的古德里安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不置可否中默不作声地侧过头来朝着施瓦纳上校身后的远方望去。

        这个被德军第167步兵师攻占并作为临时野战师部的小村子并不算大,寥寥二十多间房屋鳞次栉比地矗立在风雪之中早已被积雪装点得银装素裹,放在和平年代时的古德里安看到此番美景兴许还会感慨一番,但眼下那些徘徊走动在村庄外围而瑟瑟发抖中的德军士兵情况却俨然不是太好。

        “不必上车了,带我走过去吧,我想看看你们师的士兵们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对于古德里安口中报以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这位严苛要求自己的国防军上将能够与一线士兵们同甘共苦而不摆丝毫官架子,早已是整个装甲集群所有下属部队中所公认的真理,已经预料到了古德里安会提出如此这般要求的施瓦纳上校旋即转过身去开始身旁带路。

        “请随我来,古德里安将军。”

        纷纷扬扬中落在脚下的积雪足有没过脚踝那么厚实,嘎吱嘎吱的踏过积雪声在古德里安听来却像是叩问自己心灵的煎熬,下车之后并没有向自己的警卫士兵们索要回皮风衣的古德里安,终于感受到了那种恰似自己内心温度般的肉体寒冷。

        村中主干道最外围的一间石制小屋外,两名仅有秋装在身而冻得浑身上下颤抖不止中的德军哨兵正不停地搓着双手,以换取那好似根本不存在的勉强温暖。

        “喔,见鬼,温克,我感觉我快被冻死在这雪地里了。我得进屋里烤一会火,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会死在这儿的。”

        “你以为我不想进屋里暖和一会吗?换岗时间到现在最多不到一个小时,我赌两包烟你现在进去的话绝对会被巴克纳踹着你的屁股给一脚踢出来,当然你要是觉得自己屁股痒痒的话就当我没说,他那双比提尔比茨号还大的军靴一准能让你明年这时候都忘不了今天的回忆。”

        充其量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的哨兵终归还是没有像自己所扬言的那样回到屋里去暖上一会儿,这是这披了三层秋季军服在身的所谓“冬装”即便是再怎么搓手取暖也依旧是起不到半点作用。

        因距离问题而听不清楚那两名被冻得够呛的哨兵嘴里究竟在说些什么的古德里安微皱着眉头,周身上下已经快被冻透了的感觉明显要比昨天夜里去屋外转悠一圈时的温度来的更低。

        “现在的气温是多少度,施瓦纳上校。”

        听到古德里安口中这突如其来问话后的施瓦纳师长稍作一愣,只知道严寒极低而并没有专门去关心过具体温度的施瓦纳连忙对身边同行的师参谋长使了个眼色,会意的后者赶忙凑上前来以极低的声音在施瓦纳耳边低吟开口。

        “今早的温度是零下22度,古德里安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