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326章 忧虑的古德里安(上)

第326章 忧虑的古德里安(上)

        温暖的小火炉不断向外舔舐着赤红色的火舌散发着灼热的温度,将足以称得上是一间大房子的办公室内烘烤地温暖如春。但即便是如此,心情可谓是糟糕透顶而宛如窗外萧瑟风雪一般的古德里安心中却感受不到哪怕半点的温度。

        好似无神一般的双眼扫过窗外那纷纷扬扬的大雪而满盈着忧愁,透过窗户缝隙刮入房间内而吹拂在古德里安脸上的寒风简直比这世间最锐利的刀锋还要伤人,已经连续几天都没睡过安稳觉的古德里安在一声轻叹之后旋即收回了那忧愁而深邃的眼神,继续提起笔来开始书写那摆在自己面前办公桌上的洁白信纸。

        “阿尔弗雷德,也许你当初没有为元首而战却待在家里养老的选择是正确的,至少你不必像我现在一样饱受着这活生生的痛苦折磨。”

        “我们在苏联大地上所面对的敌人已经争取到了时间,而我们的部队连同我们的计划却在日渐坠入恶劣的严冬、越陷越深。这对部队来说是一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对作战而言则是一种悲哀和绝望,这所有的一切都使我极度沮丧又深感疲惫。”

        “在苏联大地上所遭遇到的事实已经证明了再好的愿望也敌不过大自然的力量,实施决定性打击的唯一机会已经伴随着时间的悄然流逝而错过,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再回来,至于将来会怎样,我想应该只有上帝才会知道。”

        “现在的我只是希望部队不要丧失掉继续进攻作战的勇气,战局和整个国家的未来也不允许勇气就这么白白失去。但是唯有一点却又不得不说而必须承认,眼前的考验对于我们德意志的军人们来说实在是太严酷了.......”

        “但愿不久以后我能写点让人高兴的事,你知道的,阿尔弗雷德,我从来不是一个怨天尤人的家伙,但希望你能理解我,眼下的情况和遭遇真的很难使人高兴起来,如果你和我一起站在天寒地冻的苏联土地上的话,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感同身受。”

        轻呼一口气之后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将这封寄给巴伐利亚老战友的信件仔细装好,并随之合上了信封。深知自己手边的笔还远没到停下来时候的古德里安随即再一次顺手打开了办公桌边的抽屉,从一摞厚厚的电报纸中抽出了其中的一张再度开始提笔撰写。

        “请理解我在眼下这个特殊的时候实在无法向你写下任何的问候和敬语,哈尔德,如果你能亲自到前线上来看过我们的将士以后相信你也会是和我此刻一样的心情。”

        “这封电报不是以任何军人的名义和军队中所担任的职位而向你拍发的,哈尔德,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把这封电报只当成是普通的朋友间叙旧论事为好,至于要不要把我接下来所告诉你的东西转化为实质性的行动,还请你自己把握分寸后根据柏林那边的情况再做决定。”

        “苏联冬天的今年第一场大雪来的特别的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在10月6日晚上降下的,那时候正是我的装甲集群对莫斯科重新发动进攻的日子。”

        “连续下了一夜的大雪到第二天清早也没有停下,那天早上当我迈出帐篷的时候积雪已经落了足足有脚踝那么高,这在我们德国国内简直是无法想像的,同样的我也随即拍发电报要求后方加紧把部队过冬用的棉衣全数送到前线上来。”

        “但遗憾的是,即便是到了快一个月后的今天我也没有见到足额的过冬棉衣被辎重部队交付到我的装甲集群手里,你能想象连鼻涕和眼泪都冻死在脸上是什么样的情景吗?哈尔德,我可以向你保证那绝不是多么令人愿意牢记的景象。”

        手中的笔锋转到这里,恍惚间回想起自己这几天来视察部队时所看到情景的古德里安不由稍稍一顿,曾经高呼为元首而战誓死效忠又将战争初期的苏联人打得溃不成军的党卫军帝国师,在严寒风雪下冻得简直比一战后柏林街头乞丐们还惨的反差极大情景,即便到了现在都足以令古德里安发出一声伤感的长叹。

        “也许当年拿破仑遇到的也是这样的情景,不是吗?”

        扪心自问中随即报以自嘲一笑的古德里安无视了从身边窗台缝隙里灌入自己领口的寒风,放置于自己手边的钢笔旋即再次提起后开始于那未尽的电报纸上继续挥毫泼墨。

        “自10月6日降下的初冬大雪一直下到了10月12日将近一周的时间也依旧没停,我已经不记得确切的降雪停止日期是那一天,麾下各个部队的冻伤和寒冷所致疾病减员报告连同着请求调派棉衣和过冬用品的电报一起,将我的办公桌堆得就像是郊外的雪地一般厚实。”

        “11月3日,我的副官向我报告说情报部门发来了斯大林准备在红场阅兵的情报,博克元帅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在这天到来之前给日渐困顿的战局打开一些有利的机会。说真的我很想开口答复说我和我的装甲集群能够做到,但现实情况和双肩上的责任与军人的荣耀却容不得我向上级撒谎。”

        “也是在同一天里,苏联大地上的第一次寒潮席卷了我们的部队。气温从刚刚有所回升的零度线上跌破到零下五度,我原以为这就已经够糟糕了,但没想到到了13日也就是昨天却一天比一天更冷,昨日报告里提及的当天气温是零下八度,我在房间外的亲身感受告诉我这温度应当是没有错的。”

        “由于坦克履带的防滑尖铁还没有运到,严重结冰的路面冰雪硬块给我的装甲集群造成了相当大的困难。天冷使得坦克主炮上的配套瞄准镜失去了作用,缺乏防冻油的瞄准镜现在就和冬日里结了霜的玻璃窗户一样没什么区别,我相信你不会像那些外行人一样认为我只是单纯为了抱怨而危言耸听,现实情况只会比你看到这些话时要来的更加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