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299章 赤红的莫斯科

第299章 赤红的莫斯科

        前些日子里总被斯大林同志隔三差五问起马拉申科病情的沙波什尼科夫,自然知晓朱可夫口中所言之人究竟是谁。

        毫不夸张的说,这位新晋的红军坦克英雄几乎已经成了莫斯科最家喻户晓的红军战士之一,前两天的马拉申科还受邀向一批刚刚毕业的坦克兵学员们进行了一场讲座,那些年轻学员们对身为他们同龄人的马拉申科崇拜已经是一种完完全全在看英雄的眼神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朱可夫同志,我会尽快把你的话转告给马拉申科同志!”

        就此放心离去后的朱可夫顶着头顶浓浓的夜空连夜驱车赶到了西方面军司令部所在地,根本就没打算今晚要睡觉的朱可夫刚一进司令部就立刻开始召开作战会议,着重检查并强调布防情况亲自督促方面军司令员明天和自己一道上前线视察。

        来到前线上刚一接手西方面军指挥的朱可夫立刻开始逐渐扭转起不利的战局,原本被德军如同捅窗户纸一般不断接连突破的阵地开始渐渐站稳住了脚跟,当面之敌足足12个德军师的强大攻势被强行放缓了攻击节奏。

        通过情报部门给出的苏军电报侦查破译结果而确定了自己的对手已经换成了朱可夫大将,自叶利尼亚一战之后一直以来都对这场败仗怀恨在心的德中央集团军司令博克元帅当即燃起了熊熊斗志,发誓要将这个害自己被元首臭骂一顿的苏军大将斩落马下。

        “增大前沿攻击力度,把预备的6个师全部投入进去!明天下午的现在这个时候之前,我要听到苏联西方面军已经被全线击溃的消息!”

        整整6个齐装满员德军步兵师的加入战斗无疑是一支及其凶猛的生力军,饶是红军战神朱可夫大将再怎么能打也架不住这十几倍于己方的进攻兵力,何况头顶上的整片天空亦是归德国人所有,无可避免的溃败紧接着便在朱可夫指挥下的西方面军中如瘟疫一般迅速蔓延开来。

        当西方面军被德军那强大到毫无悬念的优势进攻力量从正面强行击溃之后,犹如海中孤舟般的莫斯科所面临的危险开始与日俱增。

        从三个苏军方面军正中央位置完成了正面突破的德军进攻集团随即开始长驱直入,在纳洛到佛敏斯克和波尔多斯克这三点一线方向上完成了战略上的纵深突破。

        手握西、北、南三处战略要地的德中央集团军群至此已经完成了初期战略意图,三面被围的莫斯科眼下近乎已经成了博克元帅和德中央集团军群触手可及的囊中之物。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一封由朱可夫亲自参与起草的西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告全体士兵书,开始如一针强心剂般在整个士气低沉的西方面军内飞速扩散开来。

        “同志们!在苏维埃面临危险的严酷时刻,每一个军人的生命都应当属于祖国!祖国要求我们每一个人贡献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发扬英勇顽强、英雄主义和坚韧不拔的精神。”

        “祖国号召我们要成为无法摧毁的铜墙铁壁,堵住邪恶德国法希斯匪帮通往莫斯科的道路!现在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需要加强警惕性和铁的纪律、组织性,采取坚决而果断的行动,报以必胜的信心和随时准备自我牺牲的大无畏精神!”

        被苏军政委们扯着嗓子用大喇叭吼出来的告方面军全体士兵书,对于激励士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自知光是嘴上说说用喇叭喊喊几乎没有太大用处的朱可夫身体力行,几乎天天都要去前线上视察布防情况甚至于亲赴火线交战地带。

        朱可夫大将与同志们同在的消息就像是野火一般飞速传遍了整个西方面军部队,这支自开战以来就一路与德军搏杀至今的顽强部队终归没有被强大的攻势所压垮,犹如海中礁石般傲然挺立的西方面军残余部队依旧战斗在阻击德军的第一线上顽强保卫着身后的莫斯科。

        天空中不断呼啸袭来的德国空军战机已经开始在莫斯科城内投下成吨的航空炸弹与燃烧弹,形势严峻的莫斯科城随即于10月19日宣布全面戒严,国防委员会向人民发出号召,要求莫斯科的广大人民要不惜一切代价配合红军,誓死保卫祖国首都莫斯科。

        第二天也就是10月20日一早,新鲜出炉的今日份真理报头条发表《阻止敌人向莫斯科前进》社论,动员全市人民在敌人到达首都之前,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来将这些德国法希斯彻底埋葬。

        趁热打铁的莫斯科市委借着真理报这股东风立刻召开全市积极分子和党员大会,号召大家发动人民行动起来把首都变成坚不可摧的堡垒。

        原本还显得平静祥和的莫斯科城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山呼海啸的红色堡垒。

        无数的市民自发走上街头排着长长的队伍报名参加民兵师部队和工人营,不适合上前线的妇女们直接接过了军工厂和其他工厂中的男人们工作岗位扛起了重担,不适合参军的青少年和老人们也没有闲着,扛着锄头铁锹一类挖掘工具组团奔赴莫斯科城外,数十万市民一齐自发修筑野战防御工事的宏伟场景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

        置身于这样一场伟大而恢弘红色浪潮中的马拉申科却无所事事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自打沙波什尼科夫参谋长向他转告了朱可夫大将的命令之后,一直耐心等待自己重新回到前线部队里好官复原职的马拉申科却迟迟等不来任何消息。

        联想到自己的独立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至今还留在列宁格勒里继续战斗,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这一场疟疾耽误了不少时间,而自此之后就被打入冷宫坐冷板凳的马拉申科不由有些心慌。

        “妈的,得病又不是老子想得的!凡事都得讲点道理不是?真要是因为这一场大病耽误的时间就把我给炒了,我...我...我还真他妈无话可说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