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285章 归乡

第285章 归乡

        “他就是最近经常被人提起的马拉申科中校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他这么年轻的中校,刚刚离开医院的那个内务部少校看起来都有三十岁了,他看起来真的很特殊。”

        看着身旁已经年芳三十的护士长那一脸水汪汪的好奇注视眼神,一直陪伴在其身旁而窃窃私语中的另一位小护士不由轻声一笑。

        “伊琳娜,你该不会是看上马拉申科中校了吧?我听瓦杜波夫院长说连最高领袖同志都专门关注过马拉申科中校在我们医院的治疗和养病情况,况且他还是上过真理报头条的坦克英雄,肯定很不一般,你要是能让马拉申科中校爱上你的话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嫉妒死的。”

        猛然间被说中了心事的护士长当即脸颊一红,怀抱在手中的记事板当即佯装愤怒中朝着自己身旁之人挥手拍去。

        “我看你是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安雅,今天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你。”

        “呵呵,来呀,你抓不到我,况且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已经迈步走出病房门外的马拉申科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个相互打闹中的白衣护士越跑越远,并不清楚其中究竟是何原因的马拉申科旋即便在一脸问号的缓缓摇头中,单手提起了自己那只并不算大的行李箱,朝着位于一楼医院大厅的大门迈步走去。

        一路上向着认出了自己面容后报以打招呼的医生和护士们回以问好,迈步走出了医院大门外的马拉申科矗立在洒满正午阳光街道上一时间竟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面前马路上缓缓开过的高尔基小轿车和从面前不断走过的各色行人令马拉申科在怅然若失中恍如隔世。

        “这就是1941年的莫斯科吗?和七十年后相比真是别有一番光景啊!”

        似曾相识的街道布局走向但却又完全迥异的建筑样式风格就这么静静地矗立在眼前,前世时曾经在莫斯科这座异国他乡城市里度过了三年留学生涯的马拉申科不禁有些感慨,面前这洒满金色阳光的彩色城市街道比起那些单调不动的黑白照片,真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神奇之感盘旋在脑海中而回味无穷。

        “抱歉打扰了,这位同志,请问您就是马拉申科中校吗?”

        矗立在街边而又怅然若失中被这身旁陡然响起的话语打断了思路,悄然回过头来向着声音响起方向投去了眼神的马拉申科,紧接着便看到了一张年轻的微笑面孔正手持着印有自己肖像的黑白照片而注视着自己。

        “看来我是找对人了,很高兴认识您,马拉申科中校。我是上级指派过来负责担任您在莫斯科休养期间全职司机的瓦连京下士,我可以带您去任何地方,我是说只要在莫斯科附近都可以去。”

        看着面前这位好像因见到自己而有些情绪过于激动不淡定的年轻下士,那泛在脸蛋上的一层薄薄细腻绒毛无形中说明了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岁上下年轻人的涉世未深,让这样一位不会有太多心眼和“任务”在身的年轻人来充当自己的专职司机,这对于想要借此时机好好放松舒缓一下心情和疲惫身体的马拉申科来说无疑是再好不过。

        “很感谢你前来接我,瓦连京同志,能帮我把后车门打开吗?我想把我的行李放进去。”

        看着马拉申科那提溜起了右手小行李箱的悄然动作,意识到自己因为过于紧张和机动而忘却了本职工作的瓦连京下士赶忙跑上前去拉开了车门。

        “抱歉,很抱歉,马拉申科同志。我......我太年轻了,什么事都做不太好,大家都这样评价我,说我还只是个小孩。能亲眼见到您这样的坦克英雄实在是太让我激动了,我保证刚才的失误一定不会再犯,请相信我一定会去尽力做好。”

        手忙脚乱地上前伸手拉开车门,已经有些语无伦次的瓦连京下士非但没有惹怒马拉申科反倒还将之逗笑。

        比起那些需要处处提防又无时无刻不勾心斗角中戴着个心灵面具来示人的陌生军官,需要一些时间来好好放松休息的马拉申科更喜欢和这种毛手毛脚的菜鸟新兵们待在一起,只有将内心世界的包袱真正放下之后才是最好的放松与舒缓。

        伸手拉开了副驾驶位置上的车门而钻入了属于自己的座位就坐,安置好马拉申科的行李箱后这才又返回到了自己驾驶位并顺手关上了车门的瓦连京下士,旋即朝着身旁的马拉申科开口出声。

        “马拉申科同志,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您只管开口告诉我地名,整个莫斯科的地图都在我心里装着。”

        听闻瓦连京下士的问题之后旋即稍作思索,没用多长时间便从内心最深处另一段本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记忆里翻找出了那个代表家的地名,内心中即是忐忑同时还有一些小小期待的马拉申科在轻吸了一口气之后当即脱口而出。

        “伊万卡村,知道这个位置吗?瓦连京同志。”

        听到马拉申科口中报出的地名之后旋即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为了担任好马拉申科的全职司机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的瓦连京自然知晓着这个村子位于何处。

        “当然,马拉申科同志,我们这就出发。”

        一脚起步之后的嘎斯吉普车载着马拉申科开始向着记忆中家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就像是与此同时已经先马拉申科一步而正在前往伊万卡村的另一辆嘎斯吉普车一样。

        “真是让人恼火!昨晚我只是多喝了一瓶,结果谁知道今天早上突然遇到上级检查,然后我还没来得及睡醒,那个新来的缺胳膊上校可真是我的克星!这一个星期里我已经是第二次被他捉住违纪了!”

        靠坐在嘎斯吉普车副驾驶位置上的一名苏军少校军官显然心情很是不好,自己在莫斯科里一直花天酒地的潇洒日子最近却因为一名刚刚调来的直属上级而被搅得鸡犬不宁。

        异常烦闷的心情促使这名少校像是丢垃圾一样摘下了自己头顶的蓝边军官大檐帽,索性直接将其顺手丢在了一旁。

        以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自己身边这位顶头上司脸上那显然很是恼火的神情,手握方向盘而正驱车行驶在乡间小道上的少尉司机转而无所谓般地笑着开口。

        “与其恼火这些已经发生的旧事不如换个心情想点即将发生的好事情,卡马洛夫同志,比如说前面村子里那个白匪贵族的女儿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