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275章 序幕

第275章 序幕

        来自慈父斯大林同志口中的话语将科京与莫罗佐夫的眼神再度吸引了过去,被握于手中的两份报告书说是足以决定莫罗佐夫与科京二人未来的命运都不足为过。

        看着面前二人那掺杂着忐忑与期待的复杂眼神,稍稍点头后的斯大林随即亲自动手撕开了那在前线上被密封好之后就一直未曾有人开启过的信封。

        被斯大林首先开启的这一纸信封是经由另一位红军坦克英雄卡图科夫所撰写的报告。

        这位指挥着麾下第四坦克旅战斗在防守莫斯科纵深中路方向上的红军坦克英雄,比起已经上过真理报头条的马拉申科来说尽管在战绩方面要有所不如,但却亦是一位以高超指挥才能和善打硬仗而著称的出色红军一线坦克部队指战员。

        深谙德军装甲部队正面进攻能量必定会势不可挡的卡图科夫更善使用灵活的包抄迂回战术,受命其麾下的T-34坦克们飘忽不定如同游走在残酷战线上的幽灵般神出鬼没,即便是强大如古德里安这样的天才级德军将领在与其交手时都很难占到便宜而损兵折将。

        如果说当下的红军一线坦克部队里有谁能和马拉申科的赫赫威名平起平坐而相提并论的话,除了卡图科夫之外可以说便再无二者。

        而善于指挥T-34中型坦克进行大兵团对抗作战的卡图科夫,刚好又与马拉申科所指挥的独立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相对立,等同于代表着莫罗佐夫和科京二人所各自负责的中型和重型坦克设计项目,这也正是斯大林为什么要选中他来听取意见而不光是单单只要马拉申科的汇报而已,不偏袒科京与莫罗佐夫任何一人的斯大林只想要最正确的答案。

        将卡图科夫亲笔撰写的折叠信纸双手展开之后呈于了眼前,细细过目的斯大林随即便一字不落地将之仔细阅读起来。

        “KV系列重型坦克的笨重性是导致它设计失败的最根本因素。这种连转向都困难的重型坦克只适合用于防御战,只要它参与到了机动作战中,笨重的身躯就必然会压坏桥梁和路面,造成后续部队无法通过。”

        “有些时候,更为糟糕的KV2重型坦克甚至会因为重心太高的问题而在越野机动时翻车,我几乎找不出可以用来把这个笨重钢铁巨兽重新拉起来的工具和载具。比起坦克,我认为这更像是一门可以自行移动又带有装甲防护的152毫米榴弹炮,这些笨重的大家伙应该被分去给炮兵使用,而不是战斗在一线坦克部队里毫无用武之地。”

        “总之,KV系列重型坦克糟糕的机动性表现根本赶不上其他的友邻坦克部队,这些并不出色的大家伙只会拖慢T-34坦克的机动性和战斗速度而起不到太大用处。坦率地说,我宁愿让我的部队全部使用T-34,也不想要一辆KV,它们实在是太不可靠了。”

        伴随着斯大林同志低声阅读的话语悄然渐落,竖起耳朵来一字不落地仔细听完了所有内容后的科京表情简直扭曲地像吞了苍蝇一般难受。

        自己精心设计出的优秀杰作在这个趾高气扬的家伙报告里竟然被贬的像垃圾般一文不值,长久以来都是高高在上中因为自己的身份和背后老丈人伏罗希洛夫元帅的影响而饱受尊敬,何尝被人这么贬低过的科京当即便怒火一窜中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该死的犹太鬼佬为什么不生在法希斯德国!?那里才是他真正该去的地方!我的设计方案要是因为这个蠢货的破坏而黄了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要让他去西伯利亚劳改挖土豆忏悔!我发誓!”

        身为红军重型坦克之父的同时,还是一个非常记仇又善于搞“政治斗争、阶级斗争”的人民委员,咬牙切齿中已经把卡图科夫这个名字刻在了自己心里的科京暗暗发誓,倘若自己的新式重型坦克计划真要是因为这个犹太鬼佬而黄了的话必将饶不了他。

        细细品味着面前这份报告中字里行间每一个字符的斯大林同志若有所思,隐于浓密胡须之下的面孔几乎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而平淡无比。

        一语不发中不置可否的斯大林同志转而拿起了右手边桌上的第二个信封,恨得咬牙切齿之余以眼角余光目睹了这一幕场景之后的科京立刻浑身一颤中再度投来了期待的眼神。

        科京眼下最后的希望已然全部寄托在了这份由马拉申科递交上来的第二份报告之上,倘若这份由马拉申科递交上来的第二份报告依然还是对重型坦克持否定态度的话,那么科京也不用继续参加这场会议的接下来部分了,完全就是看莫罗佐夫这家伙怎么得意的自取其辱而已,收拾收拾东西打包回车里雅宾斯克才是最好的选择。

        伴随着斯大林的再度双手轻启,严封密合的信封内很快就从中取出了一张同样折叠在一起的信纸被舒展开来。

        轻轻抖动双手的斯大林同志定睛一看,偌大一张洁白信纸之上所书写的短短一行字内容确是当场令其呆若木鸡。

        “完了,我的新式重型坦克计划,我的名誉!所有的一切,全完了!”

        看到斯大林同志那一脸呆若木鸡的超乎预料表情后,误以为上面写了什么足以把自己打进万丈深渊而万劫不复的东西,极度懊恼而又几近崩溃中的科京刚刚进入大脑一片空白后的短暂当机状态,已经率先从短暂惊愕中回过神来的斯大林同志却很是意外地轻轻一笑。

        “呵,马拉申科是吗?很有意思的年轻人,连我都有些摸不清这个年轻的小脑袋里到底在走什么样的思路。”

        一语道尽之余而又话音未落中的斯大林同志转而抬手将手中的信纸递到了科京面前,猛然间回过神来的科京大脑内短路神经还未重新接上,下意识反应中双手接过了面前的这张信纸后转而双目无神地阅读起来,只是一眼望去后的科京表情却要比方才斯大林同志的呆若木鸡神情为之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