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272章 更加伟大的名字

第272章 更加伟大的名字

        “我们的另一部分同志在看过朱可夫大将呈交上来的报告之后认为非常有远见性,德国人把88炮搬上坦克在他们看来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些同志商讨后给出的一致意见是我们必须重新设计一款远在KV基础之上的颠覆性重型坦克,最起码的设计指标是要在500米距离上能够正面抵挡住德国人88炮的攻击,火力方面则必须要以我军现有的KV重型坦克为对象,装备上一门足以在常规交战距离内从正面击毁KV重型坦克的强力主炮。”

        “另外,这些同志也建议我们的新式重型坦克要改良既有KV重型坦克的操纵性和实战机动力,整套传动系统和变速箱必须从原有的红旗拖拉机套件更换为专为新式坦克设计制造的系统,一线部队递交上来的实战反馈负面报告主要围绕在机动性方面的诟病展开,普遍反应KV重型坦克在实战中实在是太过难以操纵了。”

        对自己亲手设计而出的重型坦克弱点理所应当地无比清楚,此刻的科京心中自然明白眼下奋战在卫国战争一线上的KV系列重型坦克机动性到底有多么糟糕。

        于1939年10月接受斯大林同志亲自观摩验收SMK与T100两款多炮塔重型坦克,其在测试中的表现可谓是异常糟糕。暴露出的弱点包括但不限于跨越障碍困难、行进速度迟缓、转向性简直比老牛拉破车还要不如等严重到令人无法忍受的问题。

        亲自观摩了整场验收测试全过程的斯大林同志对此很是不爽,在验收总结大会上愤怒地批判道“这些毫无用处的东西只会让我们红军成为敌人的靶子!”。

        对于重型坦克未来设计的前瞻性有着非常敏锐直觉的科京,其实早已察觉到了多炮塔重型坦克实际上并不能达到其“全能通用”的最初设计构想,这完全是基于当时工业基础水平所会产生的必然结果而已,根本不存在其他的可能性。

        颇有先见之明的科京明知多炮塔重型坦克无用却表面上仍旧装作沉迷于其设计,其目的就是为了迷惑当时身为科京主要竞争对手的博罗索夫坦克厂,令其用于和科京竞争红军未来重型坦克项目的T100重型坦克在多炮塔这条错路上越走越远,直至无法回头。

        不出所料,落入了科京精心编织网络陷阱当中的博罗索夫坦克厂对科京的计划毫无察觉,误以为科京带领的设计团队也在全力去搞多炮塔重型坦克,并最终在“一定要超过科京设计方案”的大思想指导下搞出了T100这么个根本没法用的破烂。

        听到了斯大林在总结大会上对多炮塔重型坦克那愤怒否决之后的科京当即大喜过望,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的科京,立刻便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SMK多炮塔重型坦克的单炮塔版设计方案呈交给斯大林过目。

        与此同时,两手准备的科京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能够获得通过并更好的笼络上层关系和斯大林的喜好,亲自将这型SMK重型坦克的单炮塔改良版本重型坦克命名为了科京—伏罗希洛夫重型坦克,也就是科京那位老丈人伏罗希洛夫元帅的大名。

        不出所料,经过单炮塔改良版本的SMK重型坦克方案抛去了沉重又没有多大用处的额外炮塔重量负担,同时还因为副炮塔的移除而得以缩减了原本如公交车一般的车体长度。

        这些盈余下来的的坦克重量被科京带领着设计团队经过精心设计测算后,在减重的基础上为SMK重型坦克单炮塔方案布置了相较于多炮塔版本更加厚重的装甲,并且坦克本身的机动性还因为其重量较多炮塔版本更轻的关系而提升不少。

        果不其然,经过科京一手策划而做了充足准备的单炮塔版本SMK重型坦克设计方案,令酷爱重型坦克与大口径重炮的斯大林同志如获至宝。原型样车在实际测试中表现出的机动性和越野通过性,比起原先的多炮塔版本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华莱士。

        对此颇为满意的斯大林同志当即大手一挥签署批准了科京的改良设计方案,被赋予了“科京—伏罗希洛夫”之名的KV系列重型坦克随即正式定型投产,开始广泛装备红军一线坦克部队,而被科京耍心眼玩死的T100重型坦克则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再也无人过问。

        尽管作为早期第一代重型坦克集大成者的KV重型坦克,在当时来说算得上全世界综合实战性能最好的重型坦克。

        但仓促中为了使自己的设计方案能够最终中标的科京,却直接套用了不少现有的成熟技术以在确保坦克可靠性的同时加快研发进度,红旗拖拉机整套的传动系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当初一心只顾设计方案中标而埋下的潜在祸端终于在卫国战争爆发后显露无疑,KV系列重型坦克相较于德军坦克来说无比糟糕的越野转向性和不堪重负的传动系统,成了其广为一线红军坦克部队诟病的罪魁祸首。

        早已熟知此情况的科京实际上早已下定决心,要在自己设计的下一代重型坦克上彻底解决这个糟糕的问题,副手雅克佐夫的汇报对于眼下的科京而言只不过是起到了一个提醒作用而已。

        稍作思考的深思熟虑之后,双手抱拳而合并在一起用之拄着下巴的科京终于再度抬起头来。

        “我认为这些少数同志们给出的结论更加符合我们红军重型坦克的长远设计规划,你我都知道KV系列重型坦克上的一些先天设计缺陷必须得到根本的解决。与其在这套在现在看来已经缺点缠身的设计方案上提出缺乏根本创新的改良方案,不如抓紧设计开发出一款全新的重型坦克,一味地走KV重型坦克这条老路可赢不了莫罗佐夫那个狡猾的家伙。”

        已经大致猜到向来敢于大胆创新尝试的科京会做出如此决定,低沉着头颅稍事思考后的雅克佐夫随即再度抬起头来。

        “既然您已经决定了,那我自然会遵从您的命令,科京同志,只是您对这款新式重型坦克有什么具体的构思和指示吗?我们的设计团队同志们还需要您的领导。”

        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愤怒表情而感觉自己思路愈发清晰起来的科京索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后着双手犹如提前得知了考试答案的考生一样而面带兴奋神情地在窗前来回踱步,于数分钟后陡然停下脚步时的开口话语在雅克佐夫看来则是那样的激动与高兴。

        “我想到了!雅克佐夫!我们的新式重型坦克设计方案已经明确了!我要争取到一个最伟大的名字来命名它,一个比伏罗希洛夫元帅还要更加伟大的名字!这一定会让我们的设计名垂青史,我向你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