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244章 元帅思索

第244章 元帅思索

        “很显然,德国人已经察觉到了我军在列宁格勒战区上的坦克部队异常情况,但他们一时间还吃不准我们手中成建制的重型坦克部队在早已被围的情况下到底从何而来,最后只能把怀疑的目标定格在了基洛夫坦克工厂的旧址上。”

        正如同朱可夫此刻话语中所推断的那样,整整半个装甲师连带着两个步兵师被苏军发起局部反击后的全线击溃,的确给了围困列宁格勒城的德北方集团军群以不小的震撼,在消息层层上报之下到最后甚至连德北方集团军群的最高司令官勒布元帅都得知了消息。

        早在一战时期就与那时还仅仅只是个少尉的弗里茨少将建立了良好的上下级关系,担任北方集团军群最高司令官的勒布元帅心中非常清楚,能把弗里茨少将这位智勇双全的铁血日耳曼军人正面击垮绝非易事,投入在施吕瑟尔堡方向发起局部反攻作战的苏军部队一定大有问题。

        果不其然,由弗里茨少将亲自撰写的战况汇总报告,以及北方集团军群参谋部的最终调查结果,没过多久便印证了勒布元帅的猜测。

        在施吕瑟尔堡方向发起局部反击的苏军部队竟然一次性投入了超过50辆KV1重型坦克,这对于早已经耗尽了坦克部队而基本只剩下步兵的列宁格勒苏军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反坦克作战准备不足的德军攻击部队猝不及防间被这群苏军钢铁巨兽冲的七零八落,在随后的阵地防御战中,弗里茨少将指挥的德军机械化混编战斗群更是遭到了涅瓦河上的红海军舰炮打击,诸多不利与预料之外因素相叠加在一起后最终酿成了施吕瑟尔堡方向上的惨败。

        在此之前已经被元首希特勒训斥为“推进速度过慢”的勒布元帅对此非常重视。

        已经把苏军团团围困在列宁格勒这片巴掌大破城里的德军,好不容易才通过切断陆上交通联系的方式建立了局部战区装甲优势,这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的数量不菲苏军重装甲部队所代表的深层次含义,才是勒布元帅所真正担心的东西。

        “一支俄国人装甲部队的出现就代表可能会有随后的第二支、第三支,乃至是一整个装甲军!只要我们没有揪出这群俄国人的坦克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种情况就会一直进行下去!斯大林却不会轻易放弃这座布尔什维克的摇篮圣城,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支援它,直到他们幻想中的把我们彻底击败!”

        比起浮于表象的一支强大苏军重型坦克部队,作为整个集团军群司令官的勒布元帅更加关心这支苏军重型坦克部队到底是从何而来,查出问题的根源来斩草除根远比表面上抹除掉这支苏军重型坦克部队的存在要来的更加重要。

        “也许是从拉多加湖上偷运过来的重型坦克,空军的侦查报告中一直有提及俄国人在用它运输粮食物资。我们的飞机只能在白天抽出部分兵力前去封锁湖面,到了夜晚不能起飞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那些俄国人在湖上运来了些什么。”

        来自自己搭档参谋长口中的推理猜测并非没有道理,动辄能够运输成百上千吨物资的大型舰船要想运送重型坦克过湖的确称得上是小事一桩。何况晚上无法起飞飞机的北方集团军群,对于拉多加湖上到了夜间的时候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形根本一无所知。

        但初闻之下乍一听还觉得有那么点可能性的勒布元帅,在细细琢磨后却很快否定了这种猜测。

        其否定的原因,则是来源于一份渗透进列宁格勒城内难民中的德军及仆从国芬军内线情报人员,所联合提交的调查报告。

        “城内的民众饥荒已经到了空前的程度,巴达耶夫仓库的大火通宵燃烧持续了好几个昼夜都难以扑灭,甚至足以照亮夜空。难民中流传着那个仓库里至少储存着几千吨食品物资的传言,所有人都在惶惶不安中担心着自己的口粮问题,空军的燃烧弹攻势的确卓有成效。”

        “城里的苏军政委每天都会开着宣传车行驶在废墟间去用车载大喇叭鼓舞激励人心,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好像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毕竟每日面包供应量截止目前为止已经连续下调了五次,老弱妇孺和无法参与劳动者的供应量还要在此基础上来的更少,在我个人看来就连维持生命都显得不足,更无谈拖着这样的饥饿身体去干些别的什么了。”

        “昨天夜里,两个看起来像是地痞混混一样的家伙试图去抢走一位年轻母亲和她三个孩子的为数不多口粮,这是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们看上去应当是饿疯了,就发生在我所在的难民聚居点里。”

        “但令人意外的是,周围其他同样已经饿到快要虚脱的难民对此并没有坐视不管,他们群起而攻之制服了这两个企图抢夺食物的地痞混混,并把他们俩移交扭送给了楼外路过的苏军巡逻队。”

        “我靠在窗口前依稀听到,带队的苏军指导员对这两个可怜的家伙进行了严厉而简短的就地审讯,不到五分钟以后就响起了两声几乎快要连在一起的枪响。第二天清早我看到了楼下的巷子拐角处有两滩血迹,但不见尸体。而前一天日落之前这里还只有灰尘,这显然与昨天夜里的两声枪响有关。”

        “苏联人的意志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更加坚强一些,看来短期内的肉体饥饿感还无法击垮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这也许与布尔什维克的洗脑有关。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饥饿的难民们依旧保持着占据绝大多数人的清醒和理智,以及一如既往的顽强意志。”

        轻轻合上了手里这份在两天前才移交到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的情报汇总,若有所思的参谋长随即向着面前一脸平淡的勒布元帅试着开口。

        “您的意思是说,在城内饥荒如此严重的情况下,那些俄国人不可能用维持城市生命都勉强的拉多加湖运输线,去运输重型坦克部队这样足足挤占了数万人口粮重量的重型武器进城,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