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241章 列宁格勒特快

第241章 列宁格勒特快

        庞然巨物般的巍峨钢铁之躯傲然耸立于列宁格勒城外的双轨铁道之上,斜角向上直冲天际中高高扬起的巨炮炮管就像一柄擎天重剑一般直插云端。

        “苗条的贝尔莎”是德国炮兵对她的爱称,“安齐奥特快”是后世盟军士兵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与800毫米古斯塔夫巨炮相比下的相形见绌不代表她的乏力可欺,当那283毫米的巨炮炮口发出震天怒吼时,所有笼罩在其火力打击范围内的地表生物都会为之深深颤栗。

        这,便是人类战争史上产量最高同时也是性能最为均衡可靠的铁路列车炮——K5(E)  leopold  283毫米列车炮。

        为了赶在莫斯科会战到来前夺下列宁格勒这座布尔什维克摇篮的红色圣城,德北方集团军群司令官勒布元帅在装备调遣方面可谓是不遗余力,一个装备有两门K5列车炮的德军特别列车炮团由此遵从调令开赴列宁格勒城外参加会战。

        相比起威力毁天灭地但却需要足足500人伺候才能玩得转的800毫米古斯塔夫列车炮,体型相对娇小被德军炮兵称之为“苗条贝尔莎”的K5列车炮只需要普通的双轨制铁路便可机动自如、开赴战场,一个炮兵团规模的德军炮兵伺候起这两门K5列车炮可谓是绰绰有余。

        尽管K5列车炮283毫米的口径在史无前例的古斯塔夫800毫米巨炮面前相形见绌,但K5列车炮的毁灭性火力在陆地上却依旧拥有着无可匹敌的压倒性优势。

        长度达到21.6米的76倍口径超长283毫米火炮身管赋予了K5列车炮强大到令人发指的火力性能。

        重达255公斤的GR35型高爆榴弹经过这根长达21.6米的超长炮管加速后,可以达到1120米每秒的惊人炮口初速,最远可被投射到60公里以外的打击目标头顶之上。

        被安置在一辆加长特制轨道车上的K5列车炮尽管战斗全重达到218吨,但其装填过程却并不像其体重听上去的这般笨拙。

        装备在在这辆K5专属特制加长轨道车上的小型装填车是一种半自动装弹系统,由铺设在轨道车自身上的导轨以及小型装填车本身组成。可轻而易举地托举起重达255公斤的K5列车炮283毫米巨型弹丸及配套的发射药筒,仅需两名装填手便可人力推送着这辆小型装填车在滑轨上移动自如而毫不费力。

        经由半自动装填系统运送至K5列车炮炮闩处的283毫米炮弹,仅在推送入膛的这最后一个环节需要使用单纯的人力推弹杆来操作完成,相较于其硕大的283毫米口径来说已经可以说是非常轻松。

        轻松便捷的半自动装填系统赋予了K5列车炮史无前例的战斗效能。

        部署完毕之后的K5列车炮一旦高昂起其巍峨雄壮的炮管开始轰鸣怒吼,在计算炮弹弹道以及接收前线观瞄炮弹落点用以修正校准弹道的情况下,依旧可以打出每小时15发的超高战斗射速。

        倘若是不顾炮弹观瞄落点及修正弹道的校准测算,只是单纯地对某一个固定目标进行火力覆盖,K5列车炮的实战开火效率还可以在此基础上更上一个台阶达到更快,安齐奥战役期间被德军“安齐奥特快”折磨了整整四个月的盟军便尝到过K5超强射速的恐怖威力。

        在列宁格勒战区前线上成建制出现的苏军重型坦克部队,打了原以为对手苏联人在这一被围城市内已经没有大规模成建制坦克部队的德国人一个措手不及。

        深感意外的德国人可不会想到马拉申科所率的独立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是通过被誉为“生命之路”的拉多加湖水路暗度陈仓进了三面被围的列宁格勒战区。

        思来想去之后只能把问题的结论,放在了已经差不多被搬空的列宁格勒城内基洛夫坦克工厂旧址之上。

        理所当然的德军认定,已经被德国空军席卷过的基洛夫坦克工厂仍旧在为前线的苏联红军继续生产重型坦克。

        在北方集团军群下属的航空联队主要兵力,在支援乌里茨克小镇方向上战斗抽不出身的情况下。

        刚刚抵达列宁格勒前线后不久的德军特别列车炮团紧急开赴战斗位置,意图通过2辆K5列车炮高达60公里的作战半径和毁灭性的283重炮,彻底毁灭掉这座仍在生产坦克的苏联坦克工厂。

        前来受领新装备的马拉申科非常不幸地赶上了这一通“德军特快”,咆哮轰鸣的283毫米重炮弹丸带着毁天灭地犹如末世降临般的势不可挡威力一发接一发落下,在此之前已经被德国空军炸的千疮百孔的基洛夫坦克工厂旧址顷刻间便沐浴在了可怕的炼狱之中。

        躲藏在一处看起来相对安全的坦克检修地槽里感受着脚下这犹如八级大地震般的强烈颤抖,从未切身体会过如此这般可怕炮击的拉夫里年科第一个开口吼道。

        “这帮法希斯到底在用什么东西炮轰我们?难道他们把战列舰开到波罗的海了吗!?”

        作为这个时代原住民的拉夫里年科不清楚德国人在二战中投入的那些可怕“末世兵器”,但身为一名后世穿越者的马拉申科却对此一清二楚。

        沐浴在强烈震撼炮击中的马拉申科一时间想不起来,德军在1941年的列宁格勒前线到底投入了那种超级巨炮。

        但不论是古斯塔夫亦或是卡尔的凶名远扬,却无论如何都不是脆弱的血肉之躯所能抵挡得了的,现在这种时候倘若是离开掩体无疑只有必死一途再无其他可能。

        “别问那么多了,拉夫里!现在只能在这里待好等炮击过去,没了掩体的话我们连被炮弹冲击波掀飞的灰尘都不如!”

        毁天灭地的震撼炮击一直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高昂着炮口对准基洛夫坦克工厂旧址疯狂开火的两辆K5列车炮足足倾泻了二十多发炮弹才堪堪停下,笼罩在一片烈焰烟尘中的基洛夫坦克工厂旧址俨然就像是矗立在月球坑旁的废墟之城一般斑驳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