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239章 香气扑鼻

第239章 香气扑鼻

        在先一场的装甲遭遇战中,采取硬撼德军正面硬碰硬战术的马拉申科所率独立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尽管损失不小。

        但托了那些缴获自党卫军帝国师后勤辎重部队的芬兰造索米冲锋枪的福,弃车以后依托着残骸压着对面同样弃车德军装甲兵猛揍的苏军坦克兵们,竟出乎预料地伤亡不大。

        “一年多前我在芬兰的冰天雪地里差点没给这破烂扫成马蜂窝,谁能想到现在却又靠着这玩意儿从那些德国佬手里捡回了一条命,真不知道该对这东西说声谢谢还是其他的什么。”

        捏着手里的快要燃尽烟卷吞云吐雾,正靠坐在维修连卡车车厢里的一名没车用红军坦克车长轻拍着怀里的索米冲锋枪,吐槽着这戏剧性又令人无可奈何的现实。

        “不管以前的事情怎么样,至少现在这些宝贝是我们的伙伴,或许这也算一种弃暗投明的投身共产主义。”

        尽管靠坐在卡车车厢里聊天的每一个人看法都几乎不尽相同,但毋庸置疑的,索米冲锋枪那精良出众的性能已经赢得了车厢内所有从战场上捡回了一条命的红军坦克兵们好感。

        抬手将快要烧到手指的烟屁股弹飞正欲开口,一阵嘈杂的叫喊声却于此刻在卡车车厢外陡然响起。

        “喔,外面在叫喊些什么?科什金,你不是连德国佬坦克的具体型号都能用炮声分辨吗?现在该你发挥作用了。”

        对自己身边战友的贫嘴充耳不闻,被唤作科什金的另一位红军坦克车长当即放下了手中正在细心保养的索米冲锋枪仔细侧耳倾听。

        “声音是从纵队前面传来的,好像...好像在喊什么有新坦克可以领,领不到的人...只能当步兵?”

        寂静的车厢内犹如被暂停了一般针落可闻,面色呆滞中的一票红军坦克兵们在稍作一愣之后当即犹如被狼咬屁股一般撒腿就往外跑。

        战场上的苏军坦克会被地上的德军反坦克炮和坦克盯上针对,天上的斯图卡也经常会过来俯冲轰炸掺上一脚。

        可即便是如此,待在坚甲利炮保护下的坦克内依旧要比当一个普通的步兵生还率高得多,血肉之躯与冰冷装甲间孰强孰弱自然不消多说,能活着没人愿意去死的基本原则,驱使着这些已经经历过九死一生的红军坦克兵们一路向前撒丫子狂奔。

        约莫是十分钟后,当指挥着自己麾下的一众坦克车组们将崭新坦克受领完毕的马拉申科正准备下令开拔离去时,已经借故离开一会儿的伊万科夫工程师却在这时再度姗姗来迟。

        “马拉申科中校,已经到午餐时间了,您和您的部队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留下来吃点东西再走,这应当不会耽误你们坦克部队的机动行程。”

        听闻伊万科夫工程师的开口建议后随即抬起手来撸起袖子看了看手腕上机械表的时间,零零碎碎带着一大堆家当的步兵们要赶来集结完毕做好出发准备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距离约定的支援部队预计出发时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马拉申科随即点了点头。

        “好吧,感谢您的邀请,伊万科夫同志。不瞒您说,我从早晨睁开眼睛到现在确实还没有吃过哪怕一点东西,早就饿得肚子直响了。”

        自抵达列宁格勒以来一直吃的都是己方从叶利尼亚随行带来的军粮储备,可以长期保存的梆硬黑面包和各种罐头几乎就是独立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的全部菜单。不是在支援友军战斗就是在支援路上而马不停蹄的坦克兵们根本无谈生火做饭,在坦克里啃点东西喝两口水勉强填饱肚子就已经实属不错。

        还从未在列宁格勒吃过一口热饭不免有些好奇,眼下已经被德军从陆上三面围困到几乎快要全城饥荒的这座城市里,究竟能吃到怎样的东西。

        马拉申科心中的好奇与疑问并没有持续太久,约莫是短短五分钟后,一位推着手扶餐车过来的标准俄国大妈就开始带着腾腾的蒸汽,热情招呼起这些两眼死盯着餐车已经开始眼冒绿光的红军小伙子们。

        “嗨,小伙子们!今天的伙食是伊万科夫工程师下令特别给你们准备的,有你们最爱吃的肉,快来尝尝吧。”

        胃里同样饿得如着火一般的马拉申科连忙上前一步,第一个凑到已经揭开盖的餐车前往热气腾腾的大桶里一看,只见一锅炖的稀烂的土豆和肉正泛着诱人色泽散发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挑逗着在场所有人的胃。

        “感谢列宁同志!我已经不记得我有多长时间没有吃到过土豆炖肉了!”

        “喔...喔...我受不了了!这简直太香了,快给我来一份!大妈!光是这样看着简直是对我的折磨!”

        “别挤我!明明是我先到的!坦克学校的教官难道只教会了你怎么插队吗?”

        满满一大桶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土豆炖肉在一片叫喊喧哗声中,只用了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便被分了个精光。

        嘴里早已经淡出鸟来的红军坦克兵们在舀干净了土豆和肉以后甚至连汤底都不放过,直接抄起腰间挂着的水壶将浓浓的肉汤灌了个满,就地找个地方坐下之后一手拿着黑面包一手沾着肉汤疯狂往嘴里胡吃海塞,忙的连头都顾不上抬。

        端着手里盛着满满当当的分量不轻饭盒坐在了一块实心钢锭上开始品尝美味,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马拉申科抄起勺子直接把饭盒贴到了嘴唇边上大口朵颐,全然不顾一旁的拉夫里年科也端着饭盒蹭了钢锭一角而坐在了其身边。

        “慢点吃,真理报的头版没准会在明天刊登出红军头号坦克英雄被土豆炖肉给噎死的消息,德国人会笑的连装填炮弹的力气都没有的。”

        尽管对拉夫里年科这家伙的贫嘴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但猝不及防间听闻此言的马拉申科却依旧好悬没把嘴里的东西给吐了出来。

        “呸...咳咳,你老老实实吃你的饭没人把你当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