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157章 血腥死斗(下)

第157章 血腥死斗(下)

        碎片化中而又支离破碎的德军殿后部队负隅顽抗尽管已是结局注定,但这些德意志军人用生命所做出的最后努力,却毫无疑问地从一定程度上迟滞了苏军进攻部队继续向前推进的步伐。

        这对于迫切需要赶在德军后撤大部队尚未彻底在第二道防线上站稳脚跟前,发起突击的苏军部队来说,简直是再糟糕不过的情况。

        揭开了头顶的炮塔顶盖之后将上半身探出了车外观察情况,凝视着自己目所能及之处那几辆尚在抢救灭火当中无法立刻发起突击的KV1重型坦克,稍事思索后的马拉申科很快便顺手合上了炮塔舱盖返回炮塔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所有从战斗中抽出身来的车组立刻随我继续发起突击,没时间再继续等着集结下去了!为了胜利,同志们,进攻!乌拉!”

        尽管本着兵贵神速原则的马拉申科,下令集结起了周围所有能够集结到的车组即刻发起进攻。

        但数块已被分割包围后尚未彻底解决的德军残余防御阵地,却依旧在拖累着部分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的兵力。

        再算上之前那几辆因疏忽大意而被德军步兵故技重施后使用燃烧瓶瘫痪掉的坦克,眼下能够伴随马拉申科左右向德军第二道防御阵地发起进攻的车组,只有区区刚过一个连的23辆KV1重型坦克而已。

        眼见己方的坦克部队再度轰鸣而起继续对德军第二道防御阵地发起冲击,刚刚结束了手头残余战斗后尚未来得及打扫战场的部分苏军步兵立刻掉头跟上,总数不过一个混编装甲步兵营的步坦协同兵力旋即在己方大部队尚未完全抽身的情况下,向着相距不远的德军第二道防御阵地发起冲击。

        面对又一次隆隆驶来中的苏军重型坦克,刚刚后撤至第二道防御阵地上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的德军步兵,只得再度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准备继续作战。

        因担心苏军炮火猛烈而被直接报销在第一道防御阵地之上的德军88炮,终于在被部署在第二道防御阵地之上后开始大发神威。

        在熟练炮组手中可以做到五秒钟一发超高射速的88炮尽情宣泄着毁灭性的反装甲火力,没有装备附加装甲的普通型KV1重型坦克在不足500米的突击距离上,根本无法抵挡住88炮凶悍的直射火力攻击。

        犹如烧红剃刀般的88毫米被帽风帽穿甲弹可以像切奶油蛋糕一般,轻松地击穿这些苏军装甲巨兽厚重的正面装甲而不费吹灰之力。

        在德国人早有准备而精心布置的第二道防御阵地前吃了个闭门羹,因兵力不足缘故而只做了一次试探性攻击的马拉申科,在大致记住了德军阵地上已暴露的88炮炮位之后旋即下令暂时后撤。

        留在德军第二道防御阵地前的4辆苏军KV1重型坦克残骸正在熊熊燃烧,部分在伴随进攻中牺牲于战场之上的红军战士尸体围绕在这些钢铁残骸的左右而弃尸荒野。

        力求赶在德军大部队在第二道防线站稳脚跟之前发起突击将之击溃的马拉申科,最终还是没能达成自己的战术目标。

        刚刚结束完了一场阵地突袭战后而赢得了暂时胜利的苏军部队,需要时间来重整被打散的部队并清点伤亡人数、打扫战场。

        而被苏军强有力进攻刚刚击退至第二道预设防御阵地的德军,同样也在默默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大量本是可以抢救一下而尚存希望的负伤战友,因撤退匆忙而被遗落在了第一道阵地上的糟糕情况,对于眼下刚开战即被苏军击退的德军士气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抛弃不放弃的话语固然是说起来好听,但当于残酷战场之上为了抢回这些负伤的战友,而可能会搭进去几倍于此的兵力乃至是全军覆没的结局时,德军指挥官做出的断臂求生般无奈选择倒也就不是那么不近人情而又难以理解了。

        率领着突击部队后撤回了已被占领德军第一道防御阵地后,深知由红军战神朱可夫所亲自指挥的攻坚战绝不可能就这么虎头蛇尾地草草结束,预料到第二波进攻将会很快发起的马拉申科随即跳下车来借着这宝贵的时间而稍作休息。

        离开了满是柴油发动机味道的坦克内部后,来到了硝烟与烈焰尚未彻底燃尽的战场遗迹之上。

        尚未彻底散尽的战争余温与充斥在空气当中的血腥火药味气息,如影随形般飘荡在马拉申科身旁而统治着五感。

        对这种足以令普通人触目惊心而又感到不寒而栗的战场遗迹早已麻木无感,嘴里叼着一根刚刚点燃香烟的马拉申科在沉默不语同时,随即迈步上前中来到了一辆刚刚被扑灭了火灾的KV1重型坦克身旁。

        “营长同志.......”

        在对方话音未落之时便抬手示意免除了这不必要的敬礼与问候,将嘴角香烟烟灰轻轻用指一弹的马拉申科随即面朝着躺在担架上之人悄然开口。

        “是烧伤吗?严重不严重?”

        向马拉申科报以回答的同样是语气平淡又略显低落的话语。

        “车长同志在指挥我们灭火抢救坦克的时候不幸被德国人的燃烧弹烧伤了,这种黑糊糊又粘稠无比的东西一旦沾到人身上就很难甩掉......我们....我们迫不得已用刀削掉了大腿上整块燃烧着的肉,否则的话火焰要不了多久就会遍布全身。”

        炎热的草原夏季外加坦克里本就闷热不通风的糟糕战斗环境,使得很多苏军坦克车组都是撸起袖子裤腿光臂光腿进行作战。

        在汽油中混合了人工橡胶用以在燃烧时产生大量剧毒黑烟的燃烧瓶,一旦不小心被粘在人体之上后便会因为液态橡胶的粘稠性而很难彻底甩掉,胡乱用手拍打或是在地上打滚的话更有可能会弄得浑身都是而彻底玩脱。

        在被火焰引燃衣物并彻底吞噬掉之前,如壁虎一般断臂求生似乎是在有限时间内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望着担架旁纷纷低头而失落不语中的其余坦克车组成员,将嘴里的剩余多半根香烟摘下后轻轻递到这位担架上负伤车长嘴里的马拉申科,随即轻拍着对方的肩膀悄然开口。

        “安心养伤吧,上士。有机会的话我会去野战医院里探望你的,到时候你可要随时做好向我汇报工作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