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威廉记者

第143章 威廉记者

        侧头看着自己面前这名西装革履中像是一名大城市公司职员,多过像一位党卫军的金发碧眼男子,好奇对方真实身份的马拉申科当即转过身来之余开口发问。

        “我看你的样子不像是这些党卫军,我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和名字,这位先生。”

        面对着马拉申科口中那语速极快的俄语发问,一字不落尽数完整听懂后的西装男子随即再度以同样的俄语向着马拉申科报以了答复。

        “我是德国人民观察者报的特派记者威廉.海泽塞姆.埃里霍分,苏军少校先生。而我此行来的任务是拍摄并记录下党卫军后勤部队的辛劳和对一线部队取胜的重大作用,发回国内后进行专栏报道,在此方面起到宣扬功绩和告知人民的重要效果。”

        草!怪不得看起来文绉绉地像个大公司白领文员,合着这家伙是个前线战地记者。

        看了一眼威廉记者腰间那个明显鼓鼓囊囊的大挎包,好奇其中装着什么而又想验明一下其话语真实性的马拉申科随即手指着挎包而动了动手指。

        “没问题,少校先生,请检查吧。”

        对于自己眼下被俘身份很是清楚无比的威廉记者自然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和拒绝的本钱,随即便在马拉申科伸手示意之后很是干脆地从脖子上摘下了自己腰间的挎包,并以双手奉上的方式恭敬地将之递到了马拉申科的面前。

        悄然看了一眼威廉记者面目表情发觉其并未有所异常之后,小心谨慎的马拉申科随即单手接过了这个分量不轻的挎包,一手揭开其上的皮质翻盖之后随即朝着挎包内瞪眼望去。

        首先被马拉申科单手从中取出的是一台比板砖还重的老式照相机。

        这种颇有年代质感的东西若是放在马拉申科穿越前的后世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但在眼下这战火纷飞的二战时期,这也仅仅只能是一台再普通不过的照相机罢了。

        将照相机粗略检查一番无误后的马拉申科随即将之还给了威廉记者并示意其拿好,两手都腾了出来的马拉申科随即继续翻找起挎包内的纸质文件和资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一些粗糙手写的采访稿件和报社沟通的来往信件及电报纸,并没有什么对马拉申科而言太过于感兴趣的东西。

        “好吧,威廉记者,我相信你的身份了,另外你的俄语说的还不错。现在你需要告诉我这支党卫军后勤辎重部队是隶属于那支武装党卫军部队,说他们的师级部队番号就可以。”

        对于马拉申科口中紧随而出的问题并不感到意外,双手接过了马拉申科单手递还上来挎包后的威廉记者当即继续开口。

        “被您击败并俘虏的是武装党卫军帝国师麾下的后勤辎重补给部队,我们此行的任务和目的地原本是为了给前线上的帝国师部队运送食品补给和武器、药品,但在半路中因为一场你们苏军的炮击而偏离了预定道路。”

        “我们手中的地图似乎出了些问题,沿着战区左拐右拐绕了很长时间都没能找到帝国师的准确位置。正当我们打算原路返回再试图找寻别的道路时,枪声就突然打响了,再接着就是您和您坦克部队的到来。”

        正如马拉申科心中所猜测的那样,这支满载着补给物资的运输车队,正是隶属于眼下依旧坚守在叶利尼亚战区死战不退中的党卫军帝国师无疑。

        听到威廉记者口中如实答复后的马拉申科随即便在满意中稍稍点头,对于记者这种非武装参战的战区采访人员,穿越自后世而来的马拉申科依旧保持着人与人之间一种最普通的相互尊重。

        “你有什么要求吗?威廉记者。告诉我这么多有用的东西总该不会是因为你心向我们苏维埃社会主义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去试着找我们的情报部门沟通一下,他们应该很需要把你这种人培养成间谍特工。”

        听到马拉申科口中那聊天打趣般的话语后稍稍有些以外,印象里那些被德军俘虏的苏军士兵与军官总是死板着脸或是惊恐万状。威廉记者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到如此自信又风趣的苏军军官,只是眼下自己已经沦为了苏军战俘的身份倒是让威廉记者有些倍感遗憾。

        “我希望您和您的部队能够按照日内瓦公约对待我们德军的战俘,他们只是一群放下了武器的军人,本着和平和减少不必要伤亡的目的而向您和您的部队举手投降,理应得到日内瓦公约的公平合理对待。”

        听到威廉记者口中的话语后不禁哑然失笑,对于这位记者先生口中的“无理要求”,缓缓摇头中的马拉申科只得报以了那略显无奈和感到好笑的答复。

        “威廉记者,首先我要向你强调一点,那就是我们苏维埃并非是日内瓦公约的缔约国,理论上不受这个狗屁条约的约束和限制。”

        “其次,你们德军尤其是党卫军大肆虐待、屠杀我们苏军战俘的事情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们德国以缔约国的身份率先突破了日内瓦公约的限制,这个世界上没有纸能包的住火。”

        “东方古老的中国人有这样一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们德军大肆屠杀我们苏军战俘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那么一天会遭到我们苏军的报应,屠杀别人的战俘之前要先做好自己的战俘被屠杀的准备。如果连这个觉悟都没有的话,我也只能说你们德军的高层真是一帮蠢货。”

        被马拉申科这一番语速极快的反驳瞬间怼地哑口无言,有心想要给马拉申科回怼回去的威廉记者却一时间因被戳中了弱点而有些心虚,毕竟帝国师战斗部队前些日子刚刚枪杀过一批百人苏军战俘的事情可是被他亲眼所见的。

        眼见被自己一语中的后的威廉记者面红耳赤,因后世穿越者的身份而深知党卫军屠杀战俘平民那些丑事到底有多肮脏的马拉申科,倒也没有继续再纠缠下去的打算。

        “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事情便是我和我的部队是一支恪守军纪的苏军正规战斗部队,而不是一群只知嗜血杀戮的屠夫。至于你们被押送下去以后在劳动营里改造的过程,这就不在我的职权范围管辖之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