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125章 绞杀叶利尼亚(七)

第125章 绞杀叶利尼亚(七)

        短兵相接中的近距离残酷白刃战是步兵们的专属战场,在这种脸对脸、鼻子对鼻子甚至是拳打脚踢的上万人“聚众斗殴”战场上,已经将坦克开上了德军阵地的马拉申科却并不能为自己的友军帮上太多的忙。

        76毫米的榴弹一发过去就能保证半径二十米范围内人畜无存,即便是使用车载7.62毫米DT轻机枪对德军扫射也极有可能伤及友军。

        于自己的车长位置上看着面前已经互相扭打在一起而彻底乱成了一锅粥的两军步兵,手握着车长潜望镜一脸无奈之色的马拉申科真可谓是有心无力。

        “所有车组保持原地待命!没有把握可能会伤及友军的情况下禁止开火射击,只允许不会在伤及友军的情况下谨慎开火。”

        当指挥着自己的独立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的马拉申科,于营级无线电通讯频道内下达如此命令之时。在鲜血与刀光不断交错闪烁的步兵战壕内,已经杀的满眼通红的恩斯特巴克曼正在和自己身旁的数名党卫军一道抵挡着从四周包围上来的苏军。

        将手中的MP38冲锋枪和随身携带的整整四个弹匣全部打了个精光之后,意识到这种泼水般的全自动火力根本不足以支撑起残酷而持久的近距离白刃战,丢掉了手中已经是枪管冒烟发烫MP38冲锋枪的巴克曼当即从身旁的一具尸体身下,抄起了一把上了刺刀的毛瑟98K步枪握在了手中。

        背对背相互而靠的三名党卫军均手握着上了刺刀的毛瑟98K步枪,警惕地看着从四周包围上来的苏军步兵。强调步兵班组的火力输出能力并不代表德军步兵的白刃战和近战能力很差,恰恰相反,套用了国防军标准军事化训练之后被狂热战斗意志所武装起来的党卫军,其近战能力自然是可想而知。

        彼此间互相仇恨对视的眼神对撞终于在数秒之后酿成了一声最终的长啸嘶吼。

        手握着刺刀莫辛纳甘的苏军步兵以绝对的人数优势向着被包围的三名党卫军率先发起冲锋,呼吸已经开始有些急促起来的三名党卫军却依旧能够勉强做到临危不乱,后世大名鼎鼎的豹王就这样以步兵的身份与身旁的战友们一道开始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战。

        坦率地说,于1936就正式参军入伍加入武装党卫军编制的恩斯特巴克曼尽管年轻,但却终归还是一位有着相对丰富实战经验的老兵。

        先后担任过步枪手、机枪手、再到现如今冲锋枪手的巴克曼几乎对各种德军的各式步兵制式轻武器都了若指掌,再度拿起已经阔别许久的毛瑟98K步枪,这种迅速回到状态的熟悉感觉很快便驱使着巴克曼的双手紧握住沾血枪身向前猛地一刺。

        在近距离白刃战中因处于防守一方而无需考虑脚下前进跑步动作的巴克曼无疑占有攻击先手,算上双臂前身突刺距离后的毛瑟98K步枪下挂刺刀刀尖,刚好准确地插入了这名尚未来得及停下脚步的苏军步兵喉咙。

        精准的攻击时机把握度令这名被刺中要害的苏军士兵甚至于来不及举枪还击,从喉部脊椎骨部位因身体向前奔跑的惯性作用而瞬间被刺刀穿背而出,被刺断了脊柱神经的这名苏军步兵当即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喷涌着满喉鲜血仰面倒地。

        被一腔咽喉热血喷了满脸的巴克曼根本顾不得去擦拭脸上的血迹,卡在了脊柱当中的刺刀刀身尽管略有困难但却依旧被巴克曼奋力向后拔出。

        近距离白刃战情况下“一寸长一寸强”的冷兵器至高原则绝非是空穴来风,深谙此理的巴克曼不到关键时刻绝不会放弃手里的这把刺刀98K步枪,比起苏军刺刀莫辛纳甘步枪要短了一倍不止的德军工兵铲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以背靠背的相互掩护姿势站在一起的三名党卫军士兵,均一击得手后干掉了距离各自最近的敌人。

        但这一捅一拔的刺刀步枪反复过程却无疑需要时间,而这点看似不起眼的时间对于其他同时包围上来的苏军步兵来说已然足够。

        噗——

        刺刀入肉的牙根发麻声响就像是指甲盖划过黑板一般于巴克曼耳畔响起,靠在巴克曼后背偏右方向的一名党卫军士兵最先被苏军步兵一击得手。将刺刀送入了入侵者胸膛后的苏军步兵仍不解恨,满腔愤怒的憎恶神情当即促使着双手紧握枪身将刺刀从这名党卫军胸膛以下一劈而过。

        沿着肋骨中央的胸膛最脆弱位置被刺刀向下一劈而过,包括胃和肝脏在内众多脏器都被一刀两断的党卫军步兵当即面露痛苦神色前扑倒地,青灰色的肠子混着鲜血就像是被打翻在地的卖肉铺一般从伤口中流出而洒了一地。

        一击得手后的苏军步兵抄起带血的刺刀莫辛纳甘步枪反手枪身正准备乘胜追击,给予自己面前已经完全露出了后背而暴露了弱点的巴克曼以致命一击。

        但就在这时,本应已是必死无疑的那名开膛破肚党卫军步兵却强挣扎着未能当场致死的最后力气,拖着一地的肠子向前一扑抱住了这名苏军步兵的双腿。

        “巴克曼!你这个傻蛋!背后,背后!快杀了这个伊万!”

        抽出刺刀后刚刚回过神来的巴克曼,在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的战友惊声大呼当即一扭头之下转过身来,手中沾血的步枪刺刀几乎是在下意识的身体动作下猛地向前一送。

        哒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冲锋枪枪响几乎是和巴克曼手中刺刀入肉的声响同时陡然响起,整整一个步兵班的大德意志步兵团国防军在意识到友军被包围之后立刻冲上前来支援,本就所剩不多的最后几个半满冲锋枪弹匣,几乎是一股脑地全部倾泻在了这些包围上前中的苏军士兵身上而没有任何犹豫。

        看着自己脚下这名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后而气绝身亡的党卫军中年老兵,那幅一个小时之前还伸手给自己递烟的鲜血面容在气喘吁吁的巴克曼看来却是那么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