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114章 黑死病来袭

第114章 黑死病来袭

        在中世纪的欧洲,黑死病绝对是令整个欧罗巴大陆上的人们感到最惊恐和畏惧的词语,没有之一。

        这场席卷了整个欧洲累计夺去了整整2500万人性命的可怕瘟疫所造成的杀伤,远超欧洲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所付出的代价,其所造成的深远影响即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仍旧在欧洲各地的纪念场所里历历在目。

        而当二战时期的德军士兵,将黑死病这种几乎等同于和死神直接挂钩的名字用来形容一种苏军的兵器之时,此刻这些从云层之上向着地面德军阵地呼啸而下的苏军伊尔2型攻击机那可怕的杀伤力自然也就可想而知。

        能被以战力爆表著称的德军士兵惊恐地称之为“黑死病(Schwarzer  Tod德文)”绰号,苏军伊尔2型攻击机的出色性能和强大威力由此可见一斑。

        装备于伊尔2型攻击机机头发动机舱内的米库林AM-38型12缸直列水冷发动机有着极为惊人的澎湃动力,可在最大输出功率的情况下为整架战机输出高达1600匹马力的强劲推力,远超同时期德国空军所装备的JU87B-2型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

        强大的发动机马力和宽大的双侧机翼赋予了伊尔2型攻击机极为强悍的武器挂载能力。

        在最大战斗挂载的情况下,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的伊尔2型攻击机可以一次性携带8枚RBS-132型空射对地火箭弹外加4枚110千克航空炸弹。

        早在对日诺门坎战役时,就已经在日军身上成功试验过空射对地火箭弹这种新式武器的苏军可谓是走在了火箭弹发展的前列,1941年的苏军不论是陆上喀秋莎亦或是空射对地火箭弹技术都已成熟可靠投入实战。

        单枚弹重51千克的RBS-132型空射对地火箭弹可以达到330米每秒的飞行速度,其弹头战斗部内装的1.35千克TNT炸药使其对地面单位有着相当不俗的破坏威力。

        相当多情况下,驾驶着伊尔2型对地攻击机的苏军飞行员们,都非常喜爱使用这种空射对地火箭弹对德军地面装甲单位展开扫荡突袭。

        尽管RBS-132型火箭弹的战斗部装药量只有区区1.35千克TNT当量,比起德军的师属105毫米牵引榴弹炮高爆弹威力都要有所不及。

        但由于伊尔2型攻击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采取45度甚至是60度攻击角度朝着德军坦克俯冲攻击,其所发射的RBS-132型火箭弹几乎都是打在了德军坦克最为脆弱的车体及炮塔穹甲部位。

        穹甲部位脆弱到只有十几二十毫米均质钢装甲用以防护的德军坦克,不论是三号还是四号都招架不住这样威力凶猛的攻击,以330米每秒的发射速度径直俯冲而下的RBS-132型火箭弹,甚至可以像开香槟酒一般把德军坦克直接打的炮塔掀飞。

        同样作为机翼挂载武备的4枚110千克航空炸弹其威力自然不用多述,其对付非装甲无防护软目标时的有效杀伤半径可达百米,只需一颗下去便可让一个班乃至一个排的无掩体步兵瞬间报销。

        除此以外,伊尔2型攻击机的宽大双翼之上还自带两门20毫米施瓦克机炮与两挺7.62毫米施卡斯机枪,即便是在挂载武备全部耗尽的情况下也依旧可以对地面步兵及轻装甲目标保证有效杀伤火力,进一步增加了其战场持久作战能力。

        有了强大的火力和澎湃的马力输出,“丧心病狂”的苏军飞机设计师们这还不算完。伊尔2型攻击机最为人称道之处并非其攻击火力与马力输出方面的属性,而是如其外号“飞行坦克”一般在战机当中极为变态的装甲防护力。

        作为整架战机的核心心脏部位,伊尔2型攻击机的整个机头发动机舱均被4毫米的钢制装甲板完全包裹地严严实实。要想伤及伊尔2型攻击机的发动机造成重创就必须先击穿这4毫米的钢制装甲版,这对于大多数小口径防空炮破片和高射机枪弹幕来说无疑是难于当天的事情。

        机头发动机舱向后延伸的驾驶舱位置,同样被质量更重的6毫米钢制装甲板呈澡盆U型完整包裹防护起来。位于战机驾驶员后背飞行座椅处的防护钢板更是厚达12毫米,驾驶舱正面位置负责提供良好飞行攻击视野的防弹玻璃同样有着64毫米物理厚度,用“坐在装甲车里开飞机”这样的描写方式来形容伊尔2的驾驶员可以说是毫不为过。

        当兼具着火力防护与在攻击机当中堪称不俗机动性的苏军伊尔2型攻击机正式投入战场之时,从未见过这种可怕飞行怪兽的德军一时间被其强大的对地攻击火力与极为变态的防御性能所震慑,诸如“钢铁古斯塔夫”“飞行T34”以及“黑死病”一类的外号当即从惊恐的德军口中纷至沓来。

        损失极为惨重的苏军歼击机航空兵部队终归还是赢得了这场暂时性的区域制空权夺取胜利,从后方机场上位于第二波次起飞的16架苏军伊尔2型攻击机机群刚一抵达战场上空,就看见了德军机群仓皇败退而去的身影。

        见此情景后的苏军伊尔2型攻击机飞行员们自然无需多说,机翼下满载着各种给德军地面部队准备好“干粮”的伊尔2攻击机群,当即冲着大德意志步兵团第二道防御阵地俯冲而下。

        “喔,见鬼!是俄国佬的飞行T34!躲开!别聚在一起!快躲开!快点!”

        于机翼下寒芒闪烁的RBS-132型火箭弹在德军阵地指挥官的一阵惊呼声中,当即拖曳着长长的尾焰朝着目标喷射而出。

        设计用来对付地面装甲目标和钢混结构防御工事的火箭弹打在步兵身上的效果自然可想而知,第一波齐射之后如天女散花般在六百米发射距离上精准命中德军阵地的火箭弹们几乎同时化作了一片炽热火海。

        相比喀秋莎火箭炮稍有逊色但仍旧威力不俗的RBS火箭弹当即便给德军阵地造成了极大杀伤,在伊尔2型攻击机那可怕轰鸣呼啸声下惊恐万状又无处可逃的德军士兵绝大多数都被炸成了残肢碎肉,少部分尚未当场毙命的德军士兵不是苟延残喘、挣扎爬行就是掀飞倒地、昏迷不起。

        以30度俯冲夹角完成了一波对地攻击之后的伊尔2攻击机群当即呼啸着从德军阵地头顶掠过再次爬升,尚未发射完毕的剩余火箭弹与航空炸弹正映衬着太阳的光辉而寒芒闪烁。

        对于在阵地之上苦苦防御中的大德意志步兵团而言,挣扎在黑死病里的恐怖噩梦从现在起才算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