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105章 浴血斯摩棱斯克(六)

第105章 浴血斯摩棱斯克(六)

        作为一款由德国军火巨头克虏伯和莱茵金属公司共同合作下的产物,身上同时流淌着两家军火大亨名贵气息的s.K18型105毫米加农榴弹炮却又命运多舛。

        由于克虏伯与莱茵金属两家公司间暗流汹涌的竞争关系,于20年代开始竞标设计的s.K18型105毫米加农榴弹炮一直被拖到了30年代初才完成定型,并在德国军方验收合格之后开始进入量产阶段。

        久拖不决的设计项目和两家军火巨头间的相互暗中较劲,使得被寄予厚望的s.K18型105毫米加农榴弹炮自诞生之日起,便因为其超标的重量和在西方列强中只能算是轻型师属火炮的口径而不怎么受德军欢迎。

        但即便是如此,累计总产量多达1400余门的s.K18型加农榴弹炮却依旧被赋予了属于自己的用武之地。

        得益于s.K18型加农榴弹炮即可大角度曲射又可压低炮口俯角进行直瞄射击的武器特性,原计划从正面突破马奇诺防线进行攻坚作战的德军,特别为其开发出了用来摧毁坚固混凝土装甲混合工事的105毫米全口径穿甲榴弹。

        靶场测试数据表明,s.K18型105毫米加农榴弹炮在使用此种穿甲榴弹对均质钢装甲标靶进行直瞄射击时,可在500米距离上确保击穿呈90度角度垂直放置的125毫米均质钢装甲标靶。

        也就是说,单论反装甲性能方面,s.K18型105毫米加农榴弹炮的性能已经与作为德军救命稻草存在的88毫米高射炮不分伯仲。

        但即便是如此,相较于普通反坦克炮来说要远超出数倍不止的高昂造价和其本身过于沉重的火炮重量,使得作为师属炮兵支援火力的s.K18型加农榴弹炮根本不可能作为前线反装甲火力,去及时出现在最需要它的位置上来对付苏军的坦克部队。

        要说马拉申科为何会遇上这些本不该自己面对的对手,其结果倒是让人哭笑不得的纯属巧合所致。

        接到上级指派任务,奉命占据142号高地后对斯摩棱斯克攻城德军提供炮火支援的德军第29摩步师,可没预料到己方竟会遭遇到马拉申科麾下新成立第一重型坦克突破营的全力攻击。

        正所谓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的亘古不变真理,被隆隆驶来的清一色苏军KV1重型坦克吓得不轻的德军第29摩步师师长别无他法,只得下令那些原本正在高昂炮口向斯摩棱斯克城区方向提供远程炮火支援的s.K18型加农榴弹炮调转炮口,装填上那些基本没有派上过用场的储备穿甲榴弹压低火炮身管隐藏起来准备平射苏军重型坦克。

        威力强大的105毫米s.K18型加农榴弹炮的表现倒也不负众望,专为打击马奇诺防线上厚重混凝土装甲混合工事而生的105毫米全口径穿甲榴弹展现出极其强力的反装甲威力,12门s.K18仅仅只用了半根烟不到的功夫便将苏军先头8辆T34坦克全部打成了一堆零件。

        在意识到自己面前的德军竟然是在使用105毫米野战加农榴弹炮平射己方之后,如梦初醒的马拉申科倒也没有被德军这“大刑伺候”的阵势给吓垮,到了眼下这种时候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白恶化战况唯有灭了这些德军炮兵才能为自己换来一线生机。

        “各车组注意,这些德国佬正在使用105毫米野战加榴炮平射轰击我们,这不是什么新型反坦克炮!”

        “不要畏惧这些德军加榴炮的强大火力,这些家伙使用的是分装弹药射速并没有多快!开足马力冲上去碾碎他们,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同志们,乌拉!”

        “乌拉!”

        “乌拉!”

        面对着这些威力强大到足以让己方KV1重型坦克装甲形同纸糊的s.K18型加农榴弹炮,内心中迸发出强烈决死一战勇气的马拉申科选择了最热血的方式厚葬这些德军炮兵——开足马力冲上去碾碎它们!

        当怒吼在整个营级通讯频道当中的乌拉口号,伴随着600匹马力柴油发动机的澎湃声响回荡在德军阵地上空时,一直紧跟在马拉申科所率重型坦克突破营后方的两个苏军步兵师,也开始从这个已经被撕开的德军阵地缺口处蜂拥而入。

        “为了祖国!为了斯大林!进攻!”

        “乌拉!!!”

        身先士卒中高举手中托卡列夫TT33手枪振臂高呼中的苏军政委放声大吼就像是点燃了一整座炸药库,成百上千名端举着手中各式武器的红军战士们紧随其后发出的乌拉怒吼,随即以后浪推前浪的势不可挡态势将政委之声转眼盖过。

        一场燃尽了血肉与钢铁的残酷大厮杀就像是绞肉机一般,将苏德双方合计三个步兵师又一个重型装甲营的数万人兵力卷入了其中。

        手握着DP28轻机枪两脚架借以稳住枪身的苏军机枪手在扣死了扳机之余发疯一般地向前舍命狂奔,打光了子弹的苏军政委直接丢掉了手里的托卡列夫TT33手枪,飞扑骑到了一名德军步枪手身上抡起拳头狠揍对方。

        连续打红了5根枪管的德军MG34机枪小组眼看已经无备用枪管可用,互相对视一眼后的正副机枪手几乎是同时抄起了各自的工兵铲向着已经几步之遥的苏军步枪手直冲而去。

        整个防线濒临崩溃到最后失守边缘的德军少校营长也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悬挂在制服领口上的铁十字勋章就像颤抖着的雪绒花一般追随着主人的步伐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在接连被击毁亦或是被瘫痪了十四辆KV1重型坦克之后,一路轰鸣着车体机枪和炮塔主炮猛冲而至的苏军第一重型坦克营车组们早已杀红了双眼,被野性与复仇驱使下的肉体操纵着这悍猛的钢铁之躯向着那些已经面露惊恐之色的德军炮兵发起了最后的送葬。

        “毫不留情!碾碎他们!不留任何生还者!用这些德国佬的血肉润滑我们的履带,我要把这些杂碎的铁十字勋章挂在我的炮塔外面当纪念章!”

        双眼中已经被深红色血丝完全取代了瞳孔之色的马拉申科几近失去理智,无线通讯电台中大声怒吼的话语正是其眼下真实心境的最好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