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85章 莫斯科之行(下)

第85章 莫斯科之行(下)

        在内部空间密闭又仅有负责开车的朱可夫贴身心腹司机所能听到的后排车内,轻言开口的朱可夫随即将那好心提醒般的话语冲着一旁的罗科索夫斯基脱口而出。

        “关于巴甫洛夫的问题上你刚回莫斯科还不清楚,这点我不怪你,罗科索夫斯基同志。”

        “但在这里我要提醒你一点,免得你以后祸从口出出了岔子。”

        “巴甫洛夫因为前线指挥不力、丢城失地和葬送了西方面军多支主力部队的原因,已经被传唤回莫斯科接受总参部和内务部的革职调查。斯大林同志对于他在前线上的所作所为非常恼火,亲自下达了对巴甫洛夫西方面军司令员职位撤职的命令。”

        一语道尽之余随即稍稍一顿,再度开口的朱可夫话语中未免有一股轻声哀叹的语气饱含其中。

        “这些天来我多次向斯大林同志汇报了巴甫洛夫案的调查进展,斯大林同志对于巴甫洛夫前线指挥时的一系列不作为和愚蠢行径已经可以说是失望透顶。”

        “不出所料的话,巴甫洛夫这次应该是难逃一死了,斯大林同志如此恼火的样子我只在肃反时期看到过。所以你在莫斯科这段时间内但凡谈及到巴甫洛夫案有关的内容时一定要谨言慎行,我的老朋友,千万不可以再用同志亦或是战友一类的词语去称呼他了。”

        “德国人发动入侵行动以来整个莫斯科内调查游走的内务部特勤人员比战前多了好几倍,我可不希望听到你因为说错话而被这些人给盯上的消息。我这么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罗科索夫斯基同志。”

        听到朱可夫口中对自己报以的耐心细致好言相劝之后,万万没有想到一名在一个月前还声名显赫的方面军司令竟然会在转眼之间就落得个如此下场,但当心中异常震惊的罗科索夫斯基想到之前那场差点连自己都命丧黄泉的大肃反事件之后到也随之坦然。

        在那次席卷了整个苏联的恐怖事件当中,被污蔑指控为和波兰及日本的间谍机构有私下往来的罗科索夫斯基,在很短的审查程序之后便被无比荒唐地判处了死刑。

        如果不是有曾经作为罗科索夫斯基老上司的铁木辛哥元帅出面干涉暗中作梗,将罗科索夫斯基被执行枪决时的子弹换成了一发空包弹。在整个二战期间的苏德战场上叱咤风云又青史留名的罗科索夫斯基,只怕早已成为像图哈切夫斯基元帅一样的悲剧和枪下冤魂了。

        “我明白了,朱可夫同志,感谢你的好心提醒。现在我想知道最高统帅部这次调我回来是有什么新的安排吗?”

        伴随着小轿车在匀速减速当中缓缓驶抵了最终目的地,眼看身旁的罗科索夫斯基已经明白了自己意思的朱可夫随即推开车门中悄然点头。

        “跟我来吧,罗科索夫斯基同志,对你的章程安排已经拟定好了。”

        当跟随着朱可夫前面带路步伐的罗科索夫斯基一路来到了红军总参部的会议厅后,来到了那副悬挂在墙壁之上的巨大前线战略态势地图面前站定,早已于自己心中罗织好了相关话语的朱可夫随即抢先开口中脱口而出。

        “看这里,罗科索夫斯基同志。”

        “德军的中央集团军群毫无疑问是三支发起入侵行动的德军战役集群当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一支,其眼下所打出的一系列会战走向和前进方向也证明了其后续意图非常明显,正是我们祖国的首都莫斯科。”

        “也正因如此,作为扼守莫斯科大门的斯摩棱斯克城绝对不能丢!最高统帅部已经决定在斯摩棱斯克方向上组建数个战役集群向德中央集团军群发起反击,将他们制止并击退在斯摩棱斯克城下,粉碎其进攻莫斯科的后续战略意图。”

        一语道尽之余随即转过头来将自己的目光投向到了一旁的罗科索夫斯基身上,再度开口的朱可夫话语中显然饱含着更多坚定与鼓励的味道掺杂其中。

        “此次调你回莫斯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的老朋友。最高统帅部下令新组建起来的数个战役集群中将有一个由你指挥,建制番号为第16集团军,由你担任集团军司令,直接听命并归属于西方面军司令铁木辛哥元帅麾下。”

        “除此以外,你们集团军的初步任务预计将会是在斯摩棱斯克方向形成一片“真空”,阻止德军继续向维亚济马方向推进。”

        “目前整体战略局势和会展情况都不容乐观,老朋友,包括你即将赴任的西方面军在内的前线数个方面军均损失不小、实力大减。你的集团军规模因此并不会太大,可能一开始只有几个残缺不全的师能交到你手里。”

        “另外,为了一定程度上弥补你集团军的实力不足,当你出发赴任开赴前线之后。从莫斯科到亚尔采夫方向,沿途你所遇到的部队包括残兵和休整部队,统由你收编,具体指示到西方面军司令部受领。”

        说到这儿,总觉得这些由残兵败将和散兵游勇们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交到罗科索夫斯基手中,去硬撼实力最为强大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有些勉为其难,话语中颇有几分愧疚之意饱含在其中的朱可夫在稍作沉思后随即抬起头来继续开口。

        “从前线到莫斯科一路上的战局情况想必你也大概了解的差不多了,老朋友,我这边除了几个总参部下派的参谋和卫兵能交到你手里之外,基本上就再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虽然以我的权限和目前的态势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太大的忙,但有些话我还是终归要说出来告诉你的。在我力所能及的职权范围内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地方就只管说,老朋友,可以帮你做到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听到身为红军总参谋长的朱可夫如此开口,心中却有一事相求的罗科索夫斯基在淡然一笑后随即转头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