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60章 前进!突击炮!(上)

第60章 前进!突击炮!(上)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了黎明前的最后黑暗而洒满了雨露湿润中的草原之上时,刚刚从一夜小睡中苏醒过来的米歇尔魏特曼立刻从自己的行军床上翻身越下,在稍微打点好了衣装并扣上了自己的军帽之后立刻便抓起床头上的黑色皮质手套准备向帐篷外跑去。

        “嘿...克林克,醒醒。太阳都晒屁股了,你是想让迪特里希将军亲自来叫你起床吗?”

        就像是被强力粘合剂粘住了自己的双眼一般在挣扎中强行抬起了眼皮,在昨日一整天的战斗中已经是筋疲力竭又满是困意的炮手克林克显然还没能从睡梦中完全解开封印。

        “呵啊啊啊.......”

        伸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中揭开了自己身上盖着的外套从行军床上半直起身来坐在床边,眨巴着自己那困顿中的双眼有些搞不太清楚眼下的状况,喉咙干渴中有些嗓子发哑的克林克随即有气无力地向一旁正在检查配枪中的魏特曼开口问道。

        “现在是几点了,米歇尔。”

        听到来自克林克口中的问话之后随即撸起袖子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同样感到自己一夜醒来后有些口干舌燥的魏特曼在抓起了一旁帐篷边上挂着的水壶猛灌一口之后,随之开口向着已经在打理军装中的克林克出声说道。

        “现在时间是五点十五分,今天是我们登台唱好戏的时候,克林克!所以最好别在今天给我掉链子,懂吗?动作快点!”

        一语道尽之余聆听着自己耳畔那魏特曼快步走出帐篷离去后的背影,熟知魏特曼为人性格而几乎不怎么把这狠话当一回事的克林克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对,上次打伊万边防军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打了一整天都和上街游行没什么区别,傻子才信你的话。”

        尽管在忙忙碌碌中略有插曲,但先后从睡梦中陆续爬起来的米歇尔魏特曼所属三号A型突击炮车组依旧还是按照魏特曼口中所命令的那样,赶在最短的时间内纷纷整装完毕之后快步跑到了那辆属于自己的座车前开始各司其职地忙碌起来。

        与此同时,在距离这辆隶属于党卫军警卫旗队师下属的三号A型突击炮不远处,双手抱胸中已是精神抖擞的魏特曼正在和自己所属的突击炮营营长交换着开战前最后的意见。

        “听着,米歇尔。按照我刚才去师部开会所拿到的进攻方案部署来看,我们营将在今天的进攻当中一个不留全部投入到战斗中去,任务是为坦克和步兵们提供抵近炮火支援,将主要精力放在对那些伊万们的防御工事和反坦克火炮打击上面。”

        “待会进攻开始后,米歇尔。你负责指挥你的排跟随着海泽瑙尔中尉所指挥的装甲连伴随进攻,届时将有额外两个连的步兵支援你们。具体任务目标和进攻方向由海泽瑙尔中尉负责战地指挥,而你将受其节制临时听命于他的麾下。”

        听到了来自营长口中的命令,双手抱胸中耸了耸肩的魏特曼看起来反倒很是云淡风轻。

        “那既然这样,伊万们的坦克打算怎么办?我们师的三号和四号都没能力对付那些T34和KV,难不成上面人以为伊万们的坦克会原地抛锚亦或是主动向我们投降?”

        对于米歇尔口中那对上层长官的不敬,熟知其为人和性格本就这样的营长并没有将之过多地放在心上,随即话锋一转中冲着面前的魏特曼继续开口。

        “苏联人的坦克嘛......算了,这种事情越想越头疼,鬼知道那些整天只会喝伏特加的伊万们到底是怎么造出性能如此优良的坦克来的。”

        “我去开会时曾经也有人在会议现场问出了同样的问题,而我从迪特里希将军那里得到的回答是“空军会替我们包办掉绝大多数的苏联人坦克,装甲兵们只需要按计划尽力而为之就好”。”

        “该怎么做我想你心里比我更清楚,米歇尔。干掉这支苏军集团,我们南方集团军群通往基辅市的道路上将会畅通无阻!这是元首赋予我们警卫旗队师的光荣使命和荣耀!”

        愈发坚定而激昂的话语中伸出右臂轻拍着米歇尔的肩头,一语道尽后的突击炮营营长当即后退一步中将自己的右臂抬至向上45度角度中直指天空。

        “嗨,希特勒!”

        就像是吃饭睡觉一般自然无比又发自真心地同样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与眼前突击炮营营长的语气别无二致甚至还要更为激昂的魏特曼当即报以了大声的答复。

        “嗨,希特勒!”

        望着布置完作战任务的突击炮营营长那大步远去的背影,双手叉腰中砸吧着自己的嘴巴感觉到有些莫名发苦的魏特曼不由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哀叹。

        “嘴里唱着装甲兵进行曲,心里却要念着戈林元帅的支援能及时到位。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听达拉斯的话去飞那些大鸟呢。”

        但现实归现实,抱怨归抱怨。

        作为一名心中以元首为终极信仰的忠诚党卫军战士,自始至终都从没怀疑过元首之剑所指方向即为正义所在之处的魏特曼心中,亦是同样明白着自己眼下究竟该去做些什么。

        将手中的军帽稍作整理之后随即重新扣回了脑袋顶上戴好,重新返回了自己座车旁的魏特曼随即向着自己麾下几名依旧尚在忙碌中的车组成员们开口问道。

        “情况怎么样了,伙计们,我们的战车状态还好吗?”

        铛铛——

        听闻到来自魏特曼口中的发问之后,轻轻挥舞着手中用以维护拆卸突击炮负重轮的特大号扳手拍在了车体装甲板之上发出了异常清脆的声音,颇为自信中又对自己所负责的工作感到异常自豪的驾驶员科尔登霍夫随即报以爽朗一笑应声开口答道。

        “每一寸履带和每一只负重轮都被精心打磨地像艺术品一样,米歇尔。现在你就算是想开着它去参加赛车比赛都没问题,当然我可不敢给你保证能拿到多好的名次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