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57章 酩酊大醉(上)

第57章 酩酊大醉(上)

        从那轻轻挥动着的左手中明白了罗科索夫斯基想要表达的意思,识趣的彼得罗夫政委立刻便拉上了身旁有些傻乎乎的马拉申科在报以了敬礼告别后立刻离开了军部帐篷之内。

        跟随着彼得罗夫政委的脚步一路来到了帐篷外,至今对刚才那一幕仍旧感到记忆游戏又有些异常惊讶的马拉申科不由向着彼得罗夫政委开口问道。

        “政委同志,我一直以为我们第20坦克师在今天白天中已经打得很是艰苦了,怎么现在连隔壁友军部队的坦克师师长都跑到咱们的军部里来诉苦了?这可真是有些太稀奇了!”

        听到了马拉申科口中的出言惊讶后不由有些颇为无奈中轻轻摇了摇头。

        专职从事政治工作因而对一些内幕深有了解的彼得罗夫,自然能够知道某些年轻帅气却又身居高位的基层军官们是靠着何等“超凡过人”的本事来谋求上位的。

        这些在战争爆发前不论是喝伏特加亦或是玩小姑娘都颇有一套的小帅哥军官们充其量也就仅限于此,指望这些开口拍过的马屁比亲手扣动扳机次数都要多出几何倍数的人形自走饭桶们来打败德国入侵者,倒不如指望他们能够靠拍马屁把德国人拍走来的更现实一些。

        一想到这些无比糟糕却又在当下经过大清洗后的红军内部所真实存在的现状,止不住摇头中的彼得罗夫政委亦是感到同样的失望与落寞,对此仅凭他一个小小的中校师级政委而没有任何解决办法的彼得罗夫只得冲着一旁的马拉申科无奈开口说道。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希望怎么发生,它就能够怎么发生的,马拉申科上尉。我们能做到的事情友军不一定能做到,同理,我也从来没指望过那些靠拍马屁上位的酒囊饭袋们能有向你这样杰出的指挥能力和能打仗的本事。”

        听完彼得罗夫政委口中的一番情绪糟糕叙述后仿佛是明白了些什么,稍作点头后的马拉申科很快便识相地不再说话,沉默不语中各怀心事的二人就这样并肩向着那辆已是距离不远的嘎斯小汽车快步走去。

        “发车,回师部,立刻!”

        伴随着彼得罗夫政委那神色平淡到几乎足以让人误以为其是在生气中的一声令下,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师部专用司机立刻驱车掉头,向着那映衬在夕阳最后余晖下却又并不遥远的第20坦克师师部快速驶去。

        一路颠簸中的时光飞逝终于迎来了嘎斯小汽车在师部门前的缓缓停下,几乎是同时开门下车的彼得罗夫政委与马拉申科上尉在心照不宣中随即向着属于各自不同的方向迈步离去。

        “师长同志,你在吗?契尔尼亚耶夫?”

        口中呼唤着自己老战友名字的同时伸手揭开了野战师部帐篷外的门帘,紧随其后映入彼得罗夫政委眼中的却赫然正是契尔尼亚耶夫师长喝的酩酊大醉中又面红耳赤的场景。

        “我的天哪,契尔尼亚耶夫!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喝酒!?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啊!?”

        望着脚边桌下那圆滚滚躺倒在地中的数个伏特加空酒瓶,面露惊愕之色中已经大致能够猜到这位师长同志到底在自己离开的这段功夫内喝了多少,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彼得罗夫政委当即二话不说中箭步上前伸出手来一把夺下了契尔尼亚耶夫手中那还剩半瓶未尽的伏特加。

        “适当的战后饮酒我不反对,师长同志!因为这毕竟是我们红军向来的老传统了,适量的伏特加的确是有助于激励我们红军战士们的士气。”

        “但你瞧瞧你现在的这幅样子,师长同志!你看看你到底喝了多少!?这可是普通士兵一个月的定量!暂且不说这么多的饮酒量已经严重影响到你作为一名师长的职责,你难道就不担心这么多的饮酒量会让你的身体出现问题吗!?我们现在可是在行军打仗!”

        面对着彼得罗夫政委口中的大声质问与呵斥却依旧是满不在乎地满面通红,带着浑身酒气中很是随意地胡乱挥了挥手,眼睛里已经泛起重影而又世界颠倒的契尔尼亚耶夫就像是西方神话中所描述的地狱吃人恶鬼般,向前猛地一扑后当即伸出了双手。

        “去他妈的战争,彼得!把酒给我,我还没喝够呢!”

        “该死,你疯了吗?契尔尼亚耶夫!”

        眼看这位身高将近一米九体重超过九十公斤的彪形猛男带着一身酒劲向自己猛冲过来,自知自己犯不上和已经喝醉酒的人打上一架的彼得罗夫政委当即侧身一闪,迎面扑了个空的契尔尼亚耶夫当即便如同一只脱缰的野牛般径直冲倒在地、爬起不能。

        “嗝...我...嗝...”

        连续打了几个酒嗝中带着满嘴的酒精气息从地面上艰难地转过身来,明显感觉自己下盘不稳连起身都有困难的契尔尼亚耶夫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冲着彼得罗夫政委大放厥词起来。

        “嗝...我...我说彼得,我今天真的没喝多,充其量只是小酒怡情让我更加清醒。所以现在呢,我就要趁着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的大好机会,告诉你一些已经憋在了我心里很久的事情。”

        就像是驱赶苍蝇和蚊子一般胡乱地挥舞着自己竖起食指的右手像是在代表着什么,不待手握酒瓶子中眉头微皱的彼得罗夫政委开口回答,只顾自己的契尔尼亚耶夫便开始自顾自地继续出言开口。

        “仗打到现在这个份上,彼得,你和我,我们都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们伟大的领袖斯大林同志,那个来自格鲁吉亚的小鞋匠,是他...嗝...就是他卸磨杀驴害死了我们数不清的战友和同志。”

        “柯尔金、波波夫、还有...还有伊万老爹...他们都是多好的人啊,都是多么能征善战的好指挥官啊,却在当年那股黑色暗流中被无辜卷走了生命!这算什么?我不明白,难道算是为了所谓的革命事业和保卫苏维埃而牺牲吗?嗝...错,根本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