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大难不死

第十九章 大难不死

        象征死亡的烈焰如同恶魔的舌头一般在残骸中不断跳跃闪动将钢铁与尸骸舔舐地通红,犹如秃鹫盘旋在尸山血海上空的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们却至今不愿离去,即便是在携带的炸弹已经尽数耗尽之后也依旧在用两挺机翼上的7.92毫米机枪继续收割着地面上的生命。

        空袭进行到了这个份上,原本就是在运动前进过程中遭遇到德军斯图卡机群突然袭击的苏军部队早已是损失惨重。

        各式主力坦克与车辆不是被炸成了零件状态就是被冲击波直接掀翻在地失去了战斗力,与装甲部队同行的步兵们也是身首分家被弹片和机枪子弹打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唯有人间炼狱这般的词语才能形容此刻苏军地面部队在德军空袭下苦苦挣扎又伤亡惨重的惨状。

        哒哒哒哒——

        伴随着最后一轮俯冲机枪扫射攻击的完成,目视着那几名扑倒在自己枪口下的苏军尸体一动不动再也没有了站起来的可能。

        对自己的“杰作”深感满意而的同时又得意洋洋的德军空中机群指挥官随即操纵杆一摇,带领着自己那些同样耀武扬威的部下们顺着来时的方向直接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眼看着那些一直在己方头顶上尖啸盘旋的德军斯图卡机群,终于在肆虐了近半个小时后因为油料告罄而转头离去。

        从炼狱般的空袭中九死一生侥幸存活下来的苏军战士们立刻开始从各自躲藏的掩体后现身而出,向着那些绝大多数已经是渐冷尸体的战友们快步跑去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另一边,在这场空袭当中侥幸幸存下来的177号指挥型T34坦克车组成员们亦是无比焦急而忙碌。

        车长兼先头部队指挥官马拉申科上尉的生死不明显然是当下最要紧的问题,谢廖沙、尼可莱以及新到的装填手基里尔。

        这三位可以说是和马拉申科关系最为密切的同车组部下们,在空袭结束后的第一时间便迅速奔向了余温未消的弹坑附近。

        “马拉申科上尉,你在哪儿!?”

        “上尉同志,能听到我说话吗!?”

        自始至终不愿意相信马拉申科已经在刚才这场空袭当中被炸身亡,三名年轻人在一边奔跑中一边高呼着他们车长的名字以期望能从这钢铁残骸以及尸横遍野中得到一丝回音。

        但遗憾的是,眼前这副充斥着肉体焦糊味道和钢铁扭曲变形的炼狱般战场遗迹内并没有任何一个声音对他们的呼唤报以答复。

        放眼所及之处皆是剩余的幸存红军战士们在忙着抢救伤员和搬运剩余物资装备的景象,在那成片成片地被航弹和机枪撕成血肉碎块而难以分辨的人体残骸中,根本就找寻不到任何和马拉申科上尉有关的踪影。

        “呃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战友们的横死沙场以及德军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恐怖尖啸,已然给基里尔这位年轻的新兵带来了无比沉重的打击,在短短两天之前还在谈笑风生中去带给他鼓励与自信的马拉申科上尉生死不明更是最残酷的现实般惨痛无比。

        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在充满着苏维埃式社会主义文化氛围的红色大学校园中成长起来的基里尔何曾见识过如此残酷而又血腥的战场,马拉申科上尉的“死”更是彻底击垮了本就已经徘徊在绝望边缘的基里尔意志,这位在短短一周之前还满脑子风琴乐谱的大男孩终于在绝望而又痛苦的哀嚎中跪倒在地手捂脸蛋开始大声痛哭。

        对于基里尔那响彻心扉的痛苦哀嚎并没有多少人去在意,这些在连日来的征战当中已经领教过了对手德国军队那强大战斗力的红军战士们早已闻惯了血腥见惯了生死,自然也包括像是基里尔这样刚刚走上战场不久的新兵那痛苦至深的哀嚎。

        但命运之神在给予了沉重打击之后,好像却并没有就此放弃掉这些刚刚经历过一场残酷空袭的红军战士。

        正当跪倒在地的基里尔满脑空白依旧在双手捂脸精神崩溃之时,一道从身后传来的高声呐喊却有如是最动听的希望之音一般将其灵魂瞬间拉回了现实。

        “嘿!快来人,马拉申科上尉...马拉申科上尉他在这儿!他还活着!”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立刻回过头来放眼望去,之间一名手持着莫辛纳甘步枪头戴草绿色钢盔的红军战士,正在不远处的小土堆后面兴奋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以招呼战友们前去。

        没有任何言语地从半跪倒的地面上立刻直起身来,兴奋道无法用言语来加以形容的基里尔几乎是以连滚带爬的姿势向着那名挥手红军战士所在的方向一路扑去,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马拉申科上尉一定要活着。

        原来,在早先一些时候的德军斯图卡投下炸弹之时,因相隔距离较远而被爆炸冲击波卷起的狂风直接掀飞的马拉申科却很是幸运地并没有被任何弹片命中身体。

        尽管这一口气把他吹飞出去了二十多米的航弹爆风确实威力不小,但再一次受到命运女神垂青的马拉申科却很是意外地直接飞进了一处前两天刚下过雨的烂泥草垛里。

        湿润的青草和粘稠的泥浆混合在一起后尽管把马拉申科全身上下弄得污秽不堪宛如一个泥人,但毋庸置疑,正是这些粘稠的烂泥浆和覆盖在上面的青草最大程度地减缓了马拉申科肉体接触到地面时的冲击力,令其在被航弹爆风掀飞了足足二十多米后却依旧只是暂时昏过去而并无大碍。

        “咳...咳咳...呸,混蛋,满嘴都是这臭泥巴!还有这破草!”

        在身旁这名率先发现自己的红军战士搀扶下终于算是一瘸一拐地从这泥坑中直起身来,感觉自己满嘴都是草皮味道和烂泥巴糊满的马拉申科几乎连说话都困难,慌忙不迭中立刻便掏出了自己背后的水壶一股脑地泼上了自己的脸颊开始清洗这张已经看不清真容的泥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