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钢铁苏联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基里尔

第十一章 基里尔

        当头顶着大大问号的马拉申科顺着谢廖沙的指引翻身跃到了车外,呈现在其眼前的场景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便令其瞠目结舌。

        在这辆编号为177的指挥型T3476坦克炮塔上,靠近右侧炮盾根部处那块原本因为德军穿甲弹反复命中而龟裂开来的炮盾装甲已然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整块乌七八黑而又显得特别突兀存在的外挂附加装甲。

        在稍显惊讶中愣了足足有好一会的功夫,努力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过来并翻身跃上坦克在炮盾位置处反复查看,忙碌了足足半晌后的马拉申科才终于算是弄明白了自己这台T34坦克眼下最真实的境况。

        原来,当马拉申科所指挥的这台受损的T34坦克需要进行维修的情况被申报上去递交给了第20坦克师所属的野战维修营之后,向来秉持着傻大黑粗风格和俄式粗犷路线的苏军维修兵们所给出的解决办法也是非常的简单粗暴。

        既然你的炮盾处装甲受损,那我就直接给你外挂焊接一块新的附加装甲顶上去不就完事了?

        在如此维修方案的指导运作下,没花多少功夫便对这辆177号T34坦克完成了简单野战维修的苏联维修兵们对自己的作品看起来甚是满意。

        毕竟按照苏军战时制造维修一切从简,材料、时间、人力、物力所有一切东西能省都得省的原则来看的话,这些第20坦克师所属的野战维修营士兵们的工作效率的确称得上是卓有成效。

        只不过如此这般看上去滥竽充数又有些随意应付人意思的豆腐渣工程,对于使用这台T34坦克的甲方客户来说究竟是否满意,光凭马拉申科上尉此时脸上那一副吃了翔一般难过的表情便可略知一二了。

        原本看上去还算威武霸气的T3476坦克经过这块焊接附加装甲这么强行一盖住之后,其正面投影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只瞎了眼的海盗罩着个眼罩一般别扭和令人感到憋屈。

        尽管马拉申科对于苏军装备的一向傻大黑粗早有耳闻,同时也知道这块通过焊接方法强行附加上去的轧制均质钢装甲,并不会对自己这台T3476坦克的实际战斗力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但看着自己这台刚到手一天甚至连屁股底下车长宝座都没捂热乎的爱车被人给折腾成了这样,其对于马拉申科同志所造成的心理打击,不亚于一台自己刚刚提回家的保时捷超跑被人给拿刀划了一道一样难受。

        “哎,罢了罢了。焊上去就焊上去吧,反正坐车里我自己也看不见,指不定还能把对面那群德国佬给吓得愣住也说不定。”

        正当原地叹气中的马拉申科抱着如此这般像是阿Q一样的心理在自我安慰的同时,一道匆匆而来的小跑脚步随即打断了马拉申科内心的哀叹并随之脱口而出。

        “中尉同志,我是彼得罗夫政委新指派给您车组的装填手基里尔.安东诺夫,奉命前来向您报道,祝您健康!”

        “嗯?新装填手?”

        循着自己身后响起的这道年轻嗓音的方向循声望去,出现在马拉申科视野所及范围内的赫然正是一位留着偏分发型又一脸稚气未脱之色的金发碧眼斯拉夫男孩。

        顶着眼前这位像是一个大学生多过像是一名红军战士的金发碧眼大男孩许久不语,直到年轻且涉世未深的基里尔心里被盯的有些发毛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之时,内心中感到相当不爽的马拉申科这才以那有些僵硬的语气开口说道。

        “喔,小子。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

        被马拉申科这么冷不丁地一问,稍稍一愣后有些怯生生而又稍许畏惧的基里尔紧随开口。

        “二...二十岁,长官。”

        “二十岁?噗......”

        得知眼前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毛头小子竟然才刚过二十,话语间有些啼笑皆非的马拉申科在缓缓摇了摇头后继续开口。

        “既然你说是彼得罗夫政委派你来我们车组的,那我自然没什么意见。不过有些话我还是得提前问你一下,免得到时候上了战场再出了什么岔子。”

        话音未落中伸出双手怕了拍自己身上方才因攀爬坦克而沾染的一声尘土,并不怎么在意基里尔听到自己方才所说话语后会是怎样一副表情的马拉申科随即头也不抬地继续说道。

        “我身后这辆坦克是我们红军现役最强大的中型坦克,T34坦克。炮塔内装备一门F34型76.2毫米坦克炮,只需一发穿甲弹就能将那些辣脆走狗的任何坦克送上西天。”

        听闻着马拉申科那头头是道讲述的同时竭尽所能地睁大了双眼仔细倾听,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基里尔看起来对自己这份尚未正式上岗的工作显得很是上心。

        “不过嘛,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车组内有一个合适的装填手,能够快速且称职地将每一发炮弹送入炮膛内的情况下才能成立的。”

        “每一发用来粉碎那些辣脆入侵者的76毫米BR350B型定装被帽风帽穿甲弹都有6.5公斤的重量,我想表达的意思并不是我个人在质疑你的能力,孩子,只是你真的有把握在狭窄的车体内和高强度的战斗状态下依旧保持体力,把连续十几发乃至更多的穿甲弹全部送入炮膛吗?”

        听到马拉申科这一番丝毫不带危言耸听的话语后不禁默然,从未想过刚刚踏出校门的自己会遭遇到祖国被入侵的卫国战争并被卷入其中,更是没想到自己走后门托亲戚从军后的第一份工作竟会是坦克的装填手。

        几乎完全被马拉申科一番话语给唬住的基里尔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是好,毕竟在此之前,爱好音乐和诗歌的他甚至连苏联红军的坦克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

        “我...我...长官,我......”

        看着面前这位欲言又止中被憋得面红耳赤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的大男孩,轻叹一口气后伸手拍了拍基里尔肩膀的马拉申科终于将自己的语气调整至了更为缓和的状态。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去考虑这份工作,不要太勉强自己,如果不行的话,还可以加入步兵队列继续为苏维埃母亲效力!战场上从来不需要那些勉为其难的人来成为英雄,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