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九甜蜜蜜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章 办法

第八百一十章 办法

        男人显然不是特别擅长说话。

        看他孔武有力的模样,武力值定然高于社交值。

        林苗答应下来,心情不大妙,只接过来,朝赵老点了点头,便进去屋里。

        秦教授朝在场的其他人笑了笑,重又回去屋里。

        “你跟我来,”确定没有其他人了,聂兰才忍着气冷声道。

        赵老好脾气的点头,跟着聂兰进去主屋。

        特助体贴的将门关上。

        也不知屋里说了什么,半个小时过后,赵老方才出来。

        特助瞄了眼他明显差了好些的脸色,笑着送人出去。

        待到回转,便看到聂兰心情略好的站在门口。

        聂兰望了眼林苗的房间,“委屈那孩子了,待会儿送点牛奶,助眠。”

        特助笑着去准备,心里却道,接手了这么大个烫手山芋,就算喝一桶牛奶,怕也睡不着了吧。

        房间里,林苗确实烦闷了会儿。

        但很快,她便冷静下来。

        答应救赵海,并不单单只是因为老人的求肯和被逼上门的为难。

        更多的是林苗想把这个东西杜绝的决心。

        侯甜甜身体里的蛊虫在滕强的折腾下,早就死了。

        他们能研究的都只是切片。

        且就这个也已经没有了。

        好在还有个赵海。

        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但他身体里的虫子却是活的。

        且经过这几年的滋养,活性可能比侯甜甜身体里的那只还要好。

        所以,林苗才冒险接了这个病人。

        她洗了个温度比较高的热水澡,便准备睡了。

        特助过来敲门,并送上牛奶。

        发觉林苗已经准备睡了,她略微惊讶了下,便笑着离开了。

        隔天一早,林苗早早来到后院。

        这会儿赵海才被注射过药物,正在睡着。

        她走过去扶了下脉,然后观察他的眼睛和舌苔,才问负责看守他的人,“在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有没有说过感觉蛊虫会在哪里?”

        负责看守他的是后来的,他接手的时候,赵海就已经是醒来就是个疯子的状态。

        见他不知道,林苗便转身出去。

        刚好与过来的秦教授碰上。

        “师傅,”林苗上前。

        秦教授点头,问她:“有什么发现?”

        林苗将自己扶脉的结果告知,而后道:“我怀疑蛊虫已经进了他脑子。”

        说这话时,她瞳孔是缩起来的,因为她感觉这个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

        秦教授看了,笑了笑。

        “后悔了?”

        林苗垂下眼。

        确实有点。

        昨晚人太多,她只简单的扶了下脉,没能真正的做到望闻问切,因此诊断的有些失误。

        “那还治不治?”

        秦教授温声问。

        林苗抿了抿嘴,沉声道:“治。”

        秦教授就笑了。

        眼睛里满是慈爱和欣慰。

        “那就想办法吧。”

        林苗用力吸了口气,重重点头。

        她既然接手了,就得想法子治,这样就算将来治不好,她也问心无愧。

        出了后院,她便拿出电话,给赵老的头号安保刘强河打电话。

        “我要回去取医书,但我不方便单独出门。”

        “我送你,”刘强河答得很快,来得更快。

        没过十五分钟,人就已经到了。

        林苗收拾了下,便要往外去。

        聂兰正好瞧见,便道:“你去哪儿,要吃饭了。”

        “先不吃了,您别等我,”林苗说着便出了门。

        特助从后面过来,低声道:“刚才她过去看了赵海。”

        聂兰看向她,特助又道:“秦教授这会儿还在后院。”

        聂兰顿了顿,转而跟了过去。

        秦教授正好从钉死了窗户的小屋出来,见到聂兰,他笑了笑。

        “情况怎么样?”

        虽然看不上赵老和他儿子,但是这个孙子,聂兰还是有点关心的。

        毕竟她跟他父母还是有些交情的。

        “情况不大好,”秦教授道:“比昨晚说得还要凶险几分。”

        聂兰轻轻嘶了声,也后悔了。

        昨晚该阻止的。

        她心里这样想。

        秦教授笑了笑,没有再说。

        做好最坏的打算,总是好点。

        万一真的治差了,他也可以说已经提前打了招呼。

        若是治好了,那只能说明他们师徒医术好,说明这个赵海命不该绝。

        秦教授心里算盘拨拉着,慢吞吞的走了。

        聂兰却因为秦教授的几句话,食不下咽。

        另一边,刘强河把车子停在了罗家门口。

        林苗笑了车,转头见刘强河并没有下来。

        她笑了下,打开大门。

        才关上,刘峰便窜了过来。

        “这儿太危险,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回来取点资料,”林苗道。

        刘峰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见她要进屋里,他还先进去确认一遍。

        林苗知道他这阵子风声鹤唳,神经绷得太紧,便笑道:“放心吧,人都已经被堵去城外头了,这里肯定安全。”

        刘峰摇头,一脸凝重。

        “大哥他们已经抄了他们的老巢。”

        “那个滕强太鬼了,带着几个人跑了。”

        林苗抿起嘴,知晓了刘峰为什么这么紧张。

        她由得刘峰再三检查,才进去将克制蛊虫的资料拿出来。

        临出门时,她又道:“这院里里没啥之前的,要是不行就舍了,人命最重要。”

        刘峰很会感动。

        主屋了的东西多数都是老爷子留下来的。

        他不懂行,可是李奇懂。

        那些玩意儿随便一个拿出去就能在闹市区买个房。

        林苗朝他笑了笑,出了门。

        走时还反锁,就好像里面真的没人一样。

        刘强河看了眼她拎着的两个大袋子,问她:“这就回?”

        林苗点头。

        她的任务是研究,至于开方子,那时秦教授和聂兰两个人的事。

        车子在巷子里开的速度依旧不慢。

        林苗忙着看资料,刘强河在开车之余,还分出几分精力关注,也就不曾留意在巷子的拐角有人缓缓的转过头望着车子。

        回到聂家,林苗便抱着资料去了实验室。

        秦教授正在观察切片的活体情况,见到资料,他笑了。

        “这些都是根据侯甜甜的情况单独调配的,给赵海用不合适吧?”

        “我想过了,赵海虽然是男人,可他的底子反而不如侯甜甜。”

        “加上这两年磋磨,肯定更差。”

        “现在重新研制肯定来不及了。”

        “不如先酌量用这个,先安抚他体内的蛊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