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唐末战图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唐皇的谋算

第五百八十九章 唐皇的谋算

        “大内传来消息说,河东已经有信使来长安,要求唐皇撤销对河东和李克用的贬黜,罢免张浚和韩建。”长安城外,阿六匆匆找到阿贵,将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对方。

        “唐皇如今是什么反应?”阿贵忽然一笑道:“这神策军的底子在河东一战都被打光了,我看唐皇如今该是坐立不安才是!”

        “是坐立不安,但是未必没有对策。”阿六长期负责关中和西川附近的暗卫分部,所以知晓的消息太多,所以微一沉吟之后道:“自从张浚逃回长安之后,唐皇也有动作,一方面联络夏州附近的党项人,给拓跋思继加官进爵,试图用对方的兵马来挡住河东可能出现的报复,另一方面只怕要对我金陵出手。”

        “金陵?他想干什么?”阿贵一愣,随即问道:“该不会打算借助于主公的身份来帮他挡灾吧?”

        “只怕有这个意思!”阿六点了点头,眉宇之间露出了一丝忧色,随即更是匆匆而去,直奔皇城的方向。

        此时的唐皇确如阿六所言,坐立不安,一连数天着急刘允章和岑天时等人商讨后续的对策,还试图重建神策军,为此甚至于将原本应该给官员的薪俸都给停了下来。

        “陛下,如今就算是重组兵马一来钱粮不够,难以支撑消耗,二来时间上也来不及啊!”岑天时朝着唐皇肃然拱手道:“我长安如今不仅仅要面临河东晋军的反扑,而且还需提防李茂贞的手段。自从神策军在河东败北之后,这李茂贞在凤翔的动作就不断,看起来大有逼宫之势头啊!而且此一战直接暴露了我神策军之虚弱,此人狼子野心,此时不出手,反倒是不正常。”

        “那如今该怎么办?”唐皇见到众人都是点头不语,顿时霍然起身道:“李克用好办,她的上书奏报之中只提到恢复河东的爵位和地位,朕给他再发一道诏书,暂时无忧。但是李茂贞那可是长安家门口的拦路虎啊!诸卿若是不能想到办法遏制住他,我长安随时可能被其威胁,甚至于我等都有灭家之祸啊!”

        “为今之计也只有一个办法了!”刘允章叹息一声之后道:“陛下设法找一下南边的那位吧,也只有他才能帮助陛下度过危机,从而让李茂贞投鼠忌器,不敢再对长安有心。”

        “金陵?”唐皇愣了下来,半晌之后才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坐在了御座之上,看着刘允章叹息道:“金陵那边如何安排,爱卿拟个条陈,容朕再斟酌一二吧!”

        刘允章和徐彦若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都看出了彼此的心思,只不过如今在朝中,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手段,神策军被歼灭之后,剩下的几万人之虚弱一下子暴露在世人眼前,等于是长安通过这一战彻底将自己的底牌露了出来,这对于李茂贞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只不过唐皇此时的犹豫和担忧众人也都知晓,此时想要让金陵出手,除非给出更高的待遇和爵位。但是对方已经上报朝廷,南境一统,等于半壁江山现如今已经在金陵手中。这对于长安来说原本应该是首当其冲要解决的大患,此时找他帮忙,无异于是求着大敌出手,这是在饮鸩止渴,顾头不顾尾的做法。

        所以众人点头之后快速离开了明德殿,但是这个消息却在随后不久快速传到了阿六那里,后者几乎是毫不迟疑,直接快速将此送往金陵。

        不过此时,唐皇的动作也不慢,几乎是没有经过中枢朝阁,就直接让宗正寺派人前往金陵,而且还带过去一份圣旨诏书。同时对外下诏,打算祭告太庙,将此前薛洋上书收复南诏和黔中等地的消息告知历代唐皇先祖。

        这个消息在此时轰然传来,对于唐皇而言,是有着其用意的。一方面拿着金陵那边的消息震慑李茂贞和李克用等人,为自己缓解压力,也为众人找一个共同的对手。毕竟南境一统,半壁江山都在金陵手中,后者下一步一定是扫平天下。这对于任何一个藩镇诸侯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大敌,甚至于这一举动很可能直接彻底改变原本的中原局势。

        其次唐皇也想通过祭告太庙的方式,对外宣布自己和金陵的关系,毕竟因为李稚研的存在,薛洋已经是皇室一员,而且还是手握重兵的南平郡王和天策上将军,这本身就足以震慑李茂贞。

        这一连串的诏书和举措在长安城内变戏法的不断冒出来,让百姓纷纷议论的同时,也让朝廷骤然间出现了大动荡。氏叔琮是坚决反对唐皇祭告太庙,甚至于对于如今长安的危局他提出了另一番见识,要求唐皇在必要的时候巡幸东都,靠着朱全忠的保护,足以避开李茂贞。

        “陛下,东平王早就将东都宫殿尽数修缮完毕,只等着陛下巡幸,离开长安,去东都,就可以就近指挥宣武军对抗周遭各地,还能够避开被李茂贞等歹人图谋之危险,也利于陛下之国政从容施展。”氏叔琮此时颇有些慷慨激昂的意思,朝着在场所有人道:“既然神策军不堪大用,那就索性不要再重建了,留下足够的钱粮支援东平王,他一向忠心耿耿,对于陛下更是敬重有加,得知陛下的意思之后更是让东都留守火速收拾宫殿,等待陛下的銮驾进入东都啊!”

        氏叔琮的话没有引来众人的赞同,对方的心思包括唐皇在内都是心知肚明,这銮驾一旦进入东都,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就该是朱全忠了,往后哪还有自主权?全都要看朱全忠的脸色。

        “陛下,还是紧急给金陵送信吧,如此一来相互掣肘,也能解决眼前之危啊。”在岑天时的自告奋勇之下,唐皇似乎动了心思,开始从长安再次追加了一份诏书。只不过和此前那份诏书不同的是,这一次摆在明面的圣旨却带着莫名的意思,以至于岑天时接过来的时候甚至于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送信去金陵吧!抢在岑天时之前将消息送到主公手上。”阿六让阿贵亲自送信,也代表了这件事已经让他的担忧成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