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乘龙佳婿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招兵买马

第五百四十三章 招兵买马

        以后做生意,绝对不带蒋大少这种人!太滑头!

        当张寿带着蒋大少从地下工坊出来时,他心里最大的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尤其是看到关秋笑容可掬地和蒋大少攀谈着,虽然他完全不担心关秋会被蒋大少拉拢过去,可还是一肚子恼火和脾气。中午十二点都要变成中午六点了,试问他能习惯吗?

        只能寄希望于一切唯太祖皇帝是从的皇帝,能够看在那块机械表的份上,千万别真的施行什么一钟双制,那样的话他真会想死的!因为除却他之外,早已习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文武百官,包括市井的富商大贾,绝对会双手双脚支持在时钟上施行十二时辰制!

        木知木觉的蒋大少却不知道张寿此时正气着他,别过关秋之后,他就满脸堆笑地上前和张寿搭讪,却是询问这摆钟回头怎么卖。而张寿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就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你打算买一座放在家里?”

        “那是当然。”蒋大少爽快承认了之后,就赔笑道,“这摆钟到时候肯定好卖得不得了,毕竟这比漏刻之类的计时器直观多了,我不先和张博士你说好,回头说不定就没我家的份了。我敢担保,回头天下豪富之家,一定都会云集京城,但求一座摆钟回去放在家里。”

        虽然刚刚还觉得蒋大少简直是滑头可恶,但此时蒋大少这马屁一拍,张寿却又觉得人倒是挺会说话的。他今天特意把人带去看这摆钟,便是有某方面的考量,此时撇开刚刚那怨气不提,他觉得相比那些生意场上的老油子,蒋大少这样的青涩果子反倒可堪一用。

        因此,他呵呵一笑就轻描淡写地说:“这摆钟现在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就是这外部装饰还需要好好雕琢一下,否则外表粗笨,内里再精巧也卖不出好价钱。你要是想买,可以直接去赵国公府找莹莹,这算是我的聘礼之一。”

        蒋大少登时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张寿迎娶朱莹的……聘礼?而且还是之一?

        简直太惊人了,这是一桩兴许能够达到几十万贯的大生意,而且从前没有,今后几年说不定也没有人能够涉足,至少足够张寿从小康直奔豪富。而听刚刚张寿和关秋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张寿负责思路,关秋负责研制,花费无数功夫才做成功的。

        现如今,张寿竟然愿意就这么拱手送给岳家?这简直是……天下顶尖的败家子啊!

        张寿再次轻而易举就从蒋大少脸上读出了他的情绪,可他没有恼羞成怒,反而觉得率直的蒋大少有那么一点可爱。因此,他装作就没察觉到对方的不以为然,无所谓地说道:“至于将来怎么卖,卖多少钱,你都可以去问莹莹。就算你希望拿到经销的权限……”

        见蒋大少这一次总算是瞠目结舌,一脸我很感兴趣,你千万要考虑我的表情,他方才笑眯眯地说:“你也可以去见莹莹,这事儿她管。总而言之,只要莹莹点头,那什么都好说。你不是和朱二哥有点交情吗?总比别人方便一些。”

        竟然还能拿到经销权!要是这样的话,赵国公府的门槛再高,我爬也要爬进去!

        见蒋大少露出了这样鲜明的坚决表情,根本顾不得才刚回来不久,一阵风似的告辞离去,张寿刚刚那点因为计时制度的小小坏心情顿时无影无踪。

        紧跟着,他就开口叫了一声阿六,等这神出鬼没的小子现身,他就嘱咐阿六差遣人去把张琛6三郎等人请到家里来。这一晚上,张园自然又热闹了一场。

        随着张园和赵国公府先后正式把十一月那两桩婚事的消息放出去,京城上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家震惊了。张寿和朱莹的婚事谁也不奇怪,那是水到渠成的,这对金童玉女没成婚就成日里同进同出,都已经让人不得不默认为他们是小两口了,可朱廷芳竟然要成亲了?

        那位自己命硬到了极点,却特别克未婚妻的铁头芳,居然还能娶得到媳妇?

        等到那一大堆莫名惊诧的人们得知,朱廷芳定下的竟然是渭南伯张康的庶女,那就更加一片哗然了。虽说赵国公和楚国公是世仇,而秦国公又没有女儿,可好事者数下来,诸如怀庆侯南阳侯这样的朱家亲信勋贵之中,那却是有未嫁千金的,怎么轮得到张康一介降人?

        当别人都把关注的目光投到自己哥哥身上的时候,即将出阁嫁人的朱大小姐,很久没有呼朋唤友出游忙的朱大小姐,却突然又召集了一大堆曾经的“狐朋狗友”,开了一次盛大的游园会。地点是海淀赵园,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张寿这天在国子监九章堂授课,压根没去。

        虽然也有人暗地里嘀咕即将成婚的朱大小姐就不怕招惹闲话,可当一拨一拨的人抵达赵园,现在门前迎宾的赫然是朱莹的二哥朱二朱廷杰时,大多数人都疑虑尽去。

        就算朱二再不牢靠,那也是正儿八经的朱二公子!

        有兄长陪着见外客,在特别在乎礼法的那些人家看来当然还是不合适,可赵国公府原本就是女人当家惯了的。想当初那位太夫人丈夫早逝,还不是亲自出面为当时还是藩王的睿宗皇帝奔走?

        等到看见6三胖作陪,张琛待客,张武张6奔前走后,这些典型的张寿门下都齐全了,仅剩那些心中犯嘀咕的众人就越心定了下来,只以为这是朱莹即将嫁为人妇前夕,和昔日朋友们的最后一场狂欢,早已经得到张寿默许的。

        可当朱莹一开口,今天受邀前来的一大堆人就愣住了。

        “当初阿寿因为我的撺掇,在翠筠间给大家授课的时候,曾经答允过你们寻一条出路,还承诺我可以庇护你们。再过没多久我就要成婚了,以后就是张园的当家主母。阿寿他志存高远,很多事情未免顾及不过来,所以家里所有外务就交给我了。”

        “今天找你们来,我就是想说一件事。当初阿寿代我的承诺还有效,你们要是如今已经有了可以期许的未来,那自然最好,如果没有,我们当初相交一场,你们又大多在阿寿门下求学了一场,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我这儿有很多事情要做,很需要可靠的人。”

        朱莹说着就笑意盈盈地举起酒杯,随即直接一饮而尽,继而就伸手指了指陪坐一侧的朱二:“当然,也可以去找我二哥,他现在正在招兵买马要大干一场呢,这两天刚从召明书院岳山长那儿招了两个得力干将,那两位已经答应了当他的幕僚,回头就要跟着他去沧州。”

        妹妹你真是我的救星!朱二恨不得抱着朱莹如同小时候似的打个旋儿,心里甭提多感激了。虽说他看到其中那些质疑的眼神时有些不舒服,但这都架不住心中的得意。

        曾经都是纨绔子弟,但现在咱也是开创基业,能够招揽幕僚的人啦!

        如果说从小就是美人坯子,艳绝京城的朱莹,那从来就是贵介子弟们关注的中心;而从小就文武双全,从太后到皇帝再到各家长辈全都赞口不绝的朱廷芳,则是又爱又恨的别人家孩子;那朱二就是给自己的大哥和妹妹当陪衬的。

        此时此刻见朱二跷足而坐,神气活现,也不知道多少人在心里暗骂吐槽。就你这么个和我们没啥区别的货色,现如今竟然还能招揽到召明书院这种出名书院出来的幕僚?不就是仗着有个好奶奶,有个好爹好娘好大哥好妹妹……还有个好妹夫吗?

        可这么一算,就连6三郎也不禁对朱二生出了十分嫉妒。朱二简直是满园芳草中长出来的唯一一根狗尾巴草,只要人人这么帮衬一把,就足够朱二活得滋润自如了!

        但最初的嫉妒之后,自然少不得有人开口探问朱莹刚刚这番话。当朱莹又笑着拿朱二在沧州好农不倦打了比方,随即略提了提张琛和张武张6如今在沧州和邢台打开的局面,日后肯定有什么前途之后,几个原本在家中就靠边站的纨绔子弟不知不觉就心动了。

        可他们争先恐后自荐的同时,却也有人小声嘀咕:“可我又不懂外头那些门道,万一把事情做砸了,大小姐你岂不是要捶我一顿?”

        “是人就都有长处短处,只不过有些人长处很显眼,有些人长处很难现而已。”

        这一次说话的却是6三郎,顶着皇帝金口玉言的浪子回头之名,如今身材越圆润的他说话慢条斯理,竟是显得派头十足。他笑眯眯地说道:“大家都知道听雨小筑近来那一台台的戏吧?其实都是我让人写的,然后亲自手把手指导十二雨排演的。”

        见一个个年轻人有的两眼放光,有的垂涎三尺,恨不得来和自己换一换,6三郎就语重心长地说:“只有风月场中的常客,才懂得什么样的调子最吸引咱们这样的人。唱词唱腔这种专业的东西,那就交给专业的人,可造势、捧场、节奏如何,这些你们总应该有数吧……”

        朱莹冷眼旁观,见6三郎正在灌输他那一套,她却也笑吟吟地坐在那任其挥,等到6三郎终于告一段落,她这才拍了拍手。

        见众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上,她就似笑非笑地说:“阿寿的能耐,你们很多人应该都心里有数,他懂得多,看得远,又常常有新奇的念头和想法,却只恨能用的人不够多。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帮帮他的忙……”

        朱莹随便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张寿的各种能耐,包括他曾经献出图纸的纺机,已经交给张琛去开办织坊的新式织机,就连张武和张6去和苏州华四爷洽谈这一茬也轻描淡写吐露了出来,末了才嫣然一笑。

        “阿寿那儿,最近才刚做出了一座摆钟,正是根据皇上赐给他那太祖密匣中,一块奇特计时器做出来的。摆钟样品早就送了宫中请皇上御览,如果真的好,那才是日后能代替那些笨重计时器的好东西,毕竟,就算是宫中,也不可能到处摆上水运仪象台,又或者七宝灯漏。”

        此话一出,一大群贵介子弟不禁面面相觑。

        有人小声问了一句,水运仪象台是什么,七宝灯漏又是什么,结果,6三郎滔滔不绝地引经据典,把这两样宋元时的计时器描述得天花乱坠。

        尤其是古书上记载极其详尽的那座七宝灯漏,也就是大明殿灯漏,什么一刻鸣钟,二刻击鼓,三刻击钲,四刻击铙,而在时初,时正,这灯漏又是怎么一个响法,他说得头头是道。

        他本来就口才极好,此时这一说,众人自是浮想联翩,而张琛则趁机敲边鼓道:“想当初太祖爷爷克复京城的时候,曾经早早下令保全大明殿灯漏,结果人潜入宫城之后才现,这俗称七宝灯漏的宝物,早就被一群宫里的蠢货分拆下来偷运出宫卖,结果全都毁了。”

        “这还不算,郭守敬当初做的那些天文仪器竟然也几乎都毁掉失传了,最后京城里只剩下了鼓楼上的铜壶漏刻。太祖爷爷那会儿知道之后真是气得七窍生烟,大骂败家子。总算在编写元史的时候,找到了当初的资料,把这郭守敬巧夺天工的灯漏给好好写进去了。”

        “听说鼓楼的铜壶漏刻经历了宋元两朝,还有本朝,如今说是走得挺准,但其实隔一段时间就要校准一次。而宫中如今用的漏刻是钦天监敬献和调试的。可皇上一直都对钦天监的能耐颇有微辞,这不,才刚刚因为岳山长的提议,下诏天下,召精通算学天文的高人来朝……”

        张琛仿佛是在和6三郎比谁能舌灿莲花,这会儿那一讲,竟是压根不比6三郎话少。不但如此,他还说了自家用的是什么漏刻,平日里方便与否,那玩意是什么能工巧匠做的,价值几何……临到末了,他才咧嘴笑道:“我已经看过了,小先生那座钟比漏刻简单直观多了。”

        谁都知道张琛和6三郎那是张寿的左膀右臂,因此他们俩说话,众人自是将信将疑。可朱莹和他们都声称张寿东西已送给皇帝御览,而且,那还是根据当初太祖密匣中的计时器制成的,大多数人至少也有七八分信。

        可随着朱莹轻描淡写地说,蒋大少已经揽去了在整个北直隶的经销,愿意先行交纳三年总共五千贯的保证金,苏州华四爷更是以一万贯豪揽南直隶和浙江的经销,一二十个人方才一下子炸了锅。接下来哪怕珍馐美味,丝竹管弦什么都不缺,竟是再也没人顾得上了。

        虽说五千贯一万贯之类的数目,听似对那些豪富之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那只是保证金!就连这些豪商大贾都已经站了队,他们这一身肉又不值钱,跟着朱莹干一场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