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乘龙佳婿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出言不逊引祸来

第四百九十五章 出言不逊引祸来

        斋长是大家选的,分组是抓阄抓的,组长么……是张寿指定的。

        当九章堂一年级的这一系列议程最终结束时,除了早早回宫的三皇子,纪九等其他人坐在那里全都是脑子一片晕乎乎的,没有一个能回过神来,今天这一天课着实和他们想象中不同。而紧跟着,晚张寿一步回来的陆三郎,就对他们宣布了一个算得上好消息的消息。

        “如果是京城人士,而且家中距离国子监还算近,每日能保证按时出勤的,那可以继续住在家中。而如若原本是在外租赁房舍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登记,统一安排地方住宿,那边也会提供饮食。当然,不是住在国子监号舍,毕竟国子监号舍僧多粥少,早已经不够住了。”

        “哦,对了,做人要自食其力,所以你们并不能够白住,需要付出相应的劳动来抵偿食宿。当然,你们大可放心,谁也不会盘剥你们的劳动力,你们要做的事情,大抵会和你们的食宿费用相当。”

        陆三郎说到这笑了笑,直接把刚刚躲在他身后的萧成给拉了出来:“这是萧成,他这么小就自食其力,去年一直在国子监九章堂打杂,他家里房子一直都空着,只有我一个人借宿在那,一直都这样也怪可惜的,两进院子,大概有十来间房,就算你们都住下也够了。”

        看到不少人直接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没有等到陆三郎把话说完,张寿就莞尔一笑,随即悄然转身离开。

        原本萧成那屋子隔壁住着铁匠木匠,噪音太大,除了萧成这个念旧的,没人受得了这样的噪音,所以张寿也就没想过把屋子重新整修之后备办家具作为九章堂宿舍。

        而现在陆三郎把隔壁关秋等人腾退出来的屋子重新整修一新,请了刘志沅回来住,人自己退了号舍住在萧家,那萧成从九章堂杂役变成九章堂宿舍管理员,却也挺有趣的。那个做事太认真的小家伙,不知道会怎么管一群出身经历各异,年纪比他大很多的学生们。

        要知道,这些天小花生就被萧成管得叫苦不迭!

        和阿六汇合回张园的路上,好容易轻松下来的张寿忍不住懒洋洋打了个呵欠。可他刚刚揉了揉眼睛,就只听的一旁传来了少年那轻轻的嘀咕声:“风平浪静……真没劲。”

        张寿顿时哭笑不得。这小子以为今天肯定有人来闹事?开什么玩笑,就算本来有那预案,在皇帝突然驾临兴隆茶社的时候,聪明人也一定会选择偃旗息鼓!他也知道阿六也就是顺口抱怨两句,因此直接就岔开话题道:“宋举人和方青两个都回去了吗?”

        “我不知道。”阿六直截了当地迸出了四个字,见张寿侧头瞪了他一眼,他就理直气壮地说,“有瘸子安陆看着呢,只要他们别犯了众怒,那就出不了事。”

        宋举人莫名其妙晋级,很可能会让别的大厨怀恨在心,当然去暗害一个皇帝亲眼见过的人,只要有脑子的人就大多数不会这么蠢,但也难保有人被仇恨和嫉妒冲昏了头脑,一时愚蠢铸成大错。至于方青……那个傻小子根本就是个愣头青,说话比宋举人还要不经大脑。

        这一个乌鸦嘴,一个宋混子,拉仇恨还需要理由吗?

        张寿忍不住轻轻捂住了额头,可想想宋举人嘴贱归嘴贱,但总体来说还是属于趋利避害的人,再加上还有外表不哼不哈,其实却挺厉害的安陆看着,兴隆茶社附近更有阿六征召的那一支南城治安队在巡视,他也就懒得操心了。

        然而,当他快到张园门口时,就只见迎面一辆马车行来,车前左右还跟着几个护卫。

        见这辆车明显陌生得很,张寿正觉得奇怪,却只见头前一个护卫模样的汉子策马上来,随即恭恭敬敬对他拱手道:“张博士,家主命我把宋公子和方公子送来。”

        仿佛是发现张寿明显有些意外,那汉子就含笑解释道:“小人是苏州华家的护卫,家主回苏州会馆的途中,因见宋公子和方公子似乎在奔逃,就请了他们上车。家主到苏州会馆时先下车了,嘱托我等护送宋公子和方公子回来。”

        这居然怕什么事就出什么事!

        张寿暗地里叹了一口气,旋即见人来到那辆已经停在张园门前的马车旁边,拉开车门挑起车帘,他就只见里头黑乎乎的。知道是因为光线问题,除非两人下车,否则自己一时别想分辨清楚车厢之中到底怎么个情景,他就冲阿六使了个眼色。

        下一刻,心领神会的阿六立刻一跃下马,快速冲到了马车前。见刚刚那汉子立时侧身让了位置给他,他直接探身进去,一手一个就把人拽了下来。

        这时候,张寿终于看清楚了宋举人和方青那模样。两个人下地的时候,宋举人压根就没穿鞋子,脚上只有乌漆墨黑的袜子,衣襟都被人扯烂了,方青是额头上:还有淤青,披头散发。而在发现他那打量的目光时,宋举人直接露出了悻悻的表情。

        “都是这乌鸦嘴不好!他非要和人家恶犬理论,结果我们被追了三条街,差点被咬死!”

        “宋混子你还敢赖我!你当时还不是说那恶犬实在是可恶!”方青习惯性地反讽了一句,可当看到张寿那张脸上尽是戏谑,他就立刻闭上了嘴。果然,随着阿六一声呼哨,立时就有人匆匆从门里出来,二话不说就两个服侍一个,直接把他和宋举人给架进了大门。

        而直到这两个活宝被架走,张寿这才沉着脸冲那汉子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他们真的是被某条恶犬追了一路?华四爷总不至于救人时也没打探个究竟吧?”

        “这个嘛……”

        那汉子眼神飘忽地往四周围扫了一眼,随即这才重新走到了张寿马前,再一次躬身行礼道:“小人确实只看到有一条大狗在追赶他们,因为家主把人拉上车及时,那狗又很训练有素地停了,家主带几个人留在那,让我们先用车把人送到张园,所以后续如何我们也不知道。”

        得,原来华四爷回了苏州会馆这件事也是假的,人正在那收拾残局!

        虽然张寿并不在意欠人情,但如果是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欠人情,那他却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于是,他哂然一笑,继而就冲那汉子说道:“你回复你那家主,就说此事我知道了,如果他料理干净之后,不妨过来见我一面。”

        等到那汉子连声答应,随即招呼了其他人押着马车离去,张寿这才对阿六吩咐道:“你挑一个人去一趟南城那片菜园,看看曹五是不是还住在那。如果人在,就带上他过来。”

        张寿是吩咐他挑人去,而不是自己去,因而,阿六目送张寿进了张园大门,只一想就进了门房。不一会儿,刚刚送了宋举人和方青进去的四个门房就回来了,再加上留守的两个,总共六个人非常精神地站在了他面前。

        问了问他们在花七手底下的训练情况,他就用手指向了杨好。吩咐了杨好去外城把曹五叫来,他就转身出了门房。自忖此时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他突然打算巡视一圈,尽一个管家的职责。于是,当他兜了一圈来到二门时,已经是过了好一会儿。

        见到他来,在那张望的小花生慌忙一溜小跑迎了上来:“六哥,六哥!刚刚他们把宋举人和那个方青送去少爷的书房了!少爷进去之后,那里头就鬼哭狼嚎的,总不会是少爷气急败坏对他们动手了吧?”

        阿六先是一愣,随即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来直接弹了一记小花生的脑门。见人抱头痛呼,他就没好气地说:“一个打两个?少爷又不是我。”

        小花生顿时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心里却在想,一个打两个对别人来说也许有点难,但对无所不能的张寿,应该、大概、可能……不那么难吧?再说宋举人和方青那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肯定很不经打!不对,宋举人应该还能练练,方青却肯定完全不行!

        当阿六和小花生一前一后来到书房门口时,里头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既没有张寿斥责人的声音,也没有任何打斗的声音,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就犹如……里头根本没有人!阿六照旧气定神闲,或者说面无表情,小花生却有些慌张了起来,下意识地直接推在了两扇门上。

        而随着两扇门打开,看到里头的那一幕,这个机灵少年就直接呆在了那儿。

        因为他看到张寿正四平八稳地坐在居中主位上,然后剩下两个人嘛,宋举人正半死不活躺在地上,方青正抱着一条椅子腿趴在那,两个本来就衣衫不整的人,这会儿看上去竟是更加衣衫不整了!他再仔细看一看,起头就额头上有淤青的某人,这会儿嘴角似乎都破了。

        难不成真的是张寿痛殴了这两人一顿?小花生正在无限联想当中,随即就听到张寿语气淡然地问道:“怎么样,现在你们两个打够了没有?”

        “没打够!”宋举人怒瞪方青,气咻咻地骂道,“这个嘴上没个把门的家伙,要不是他惹出来的事情,我们怎么会这么惨!要不是我跑得快,差点就没被那恶犬给咬死!他在广州的时候就是一次又一次乱说话惹是生非,到了京城已经有过一次教训了,居然还不知悔改!”

        虽说刚刚方青也有过一定的反省,可刚刚挨了宋举人一拳头,随后还手未果,两个人在地上摸爬滚打了一番,再听到嘴贱的宋混子骂他嘴上没把门,他立刻就被怒火冲昏了头。

        “我乱说话?那条恶犬当街狂吠,路人避之惟恐不及,还有小孩儿吓得跌倒了,那个纵狗吓人的恶棍却在哈哈大笑,我站出来指斥他有什么不对……”

        “对对对,你既然敢站出来义正词严骂人家是豪门家奴,狗仗人势,那人家放狗来咬你的时候,有胆子你别跑!你跑得和兔子似的,估计没听见人家骂你,被你带累还没你跑得快的我却听见了,那家伙在那骂骂咧咧,你才是家奴,你一家子都是豪门家奴!”

        “他怎么不是豪门家奴了?一个人带着那一条油光水滑的狗出来溜达,而且还镶着金牙,穿着根本不配他的绸缎衣裳,放任自家的狗狂吠吓人,我没骂他豪门狗奴就已经算客气了!”

        张寿刚刚一进书房就看到两人正怒目相视,还没等他问清楚缘由呢,这对活宝举人竟然就彼此厮打了起来,打到最后甚至滚在地上互相撕扯,这份斯文扫地的场面真是不要太美。可此时听清楚两人惹祸的经过,他登时觉得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嗯,当街看到狗仗人势,欺人太甚,于是跳出来仗义执言,这确实没错,但方青这个愣头青竟想都不想直斥人家是豪门家奴?现在还觉得自己没错,这家伙是不是脑袋被驴踢过?

        果然,这么想的并不仅仅是他一个。宋举人就怒气冲冲地大骂道:“牵着狗出来溜达,穿一件好衣服镶着金牙吆五喝六的就是豪门家奴?你这人不是眼瞎,简直是心瞎了!外城虽然是外城,但那也是天子脚下,更何况今天皇上都御驾莅临外城了?”

        “得要是多缺心眼的豪门家奴,才会在这时候跑到外城去为非作歹?就算是那些坊间恶棍,今天也会收敛一点,甚至干脆就躲家里不出来!”

        见方青被顶得面色铁青,却还不服气地要反唇相讥,张寿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阿六以及偷笑的小花生,他就没好气地问道:“既然这么说,人家就是因为这一声豪门家奴,直接放狗追咬了你们一路?”

        “没错,就是这么一回事!”宋举人说到这里,简直气得恨不得咬方青一口。

        还不等他说继续骂娘,阿六耳朵动了动,随即突然一声不吭悄然出门。等到他再推门进来时,身后却跟了一个华四爷。尽管这还是第一次上张园,但华四爷却仿佛没看到宋举人和方青那狼狈的样子,熟不拘礼地拱了拱手,随即笑容可掬地说:“张博士,都是一场误会。”

        “那条追咬他们的狗,是南城叶子胡同一条鼎鼎大名的看家犬,听说还曾经咬死过挟持人的强盗,所以虽然就喜欢没事狂吠,但大家都习惯了,就是不熟悉情况的外人难免吓一跳。养狗的是叶子胡同的富户李三儿,放狗就是负气想要教训教训出言不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