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乘龙佳婿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遣将不如激将

第二百五十四章 遣将不如激将

        下一个呢?自己居然这么简简单单就被选上了?

        阎方脑海还晕乎乎的时候,陆三郎就已经开始不慌不忙地报出下一个人选。和阎方一样的帐房出身,东家被人陷害而丢了产业,自己因为不会逢迎新东家,再加上被某些掌柜忌恨,扫地出门后去尝试吏考却被有背景的人挤掉——当然,那是王杰当顺天府尹之前的事情了。

        除却这些履历之外,陆三郎又着重强调了人的卓越能力和良好品行,毫无疑问,他这第二个人选再次得到了张寿的点头认可。而接下来,风头出尽的他就让齐良出面介绍第一批大名单的剩下两个人,

        齐良说出来的两个人选,便是他自己之前提出以老带新方案中的所谓新人——其实说新也不新了,相比他和邓小呆的年纪,这两人二十出头,士人出身,算经不过是他们的爱好。至于天赋如何,能考进九章堂,能在九章堂那飞快的教学进度中坚持下来,自然不消说。

        紧跟着,陆三郎又和齐良轮流介绍了接下来的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就趁着之前在葛府看戏的那点时间,他和齐良总共拿出了一个十六人的大名单。

        对于这样的结果,张寿早已有所预料。陆三郎那是顶尖精明人,齐良虽说出身乡下见识稍逊,但也是认真仔细,小心谨慎的性子,正好彼此互补。只看他们商量出的名单,他就知道在王杰手底下,这些人必定能物尽其才,人尽其用。

        当下他就笑呵呵地点头道:“这个名单选得不错,看来是不用我多说什么了。话说回来,陆三郎,小齐和小邓都去了,你这个九章堂斋长就不想去帮一帮王大尹吗?”

        我才不想去伺候那个黑脸王大头!跟着这么个难伺候的上司,绝对是整天被操练得欲仙欲死,却还常常吃力不讨好,说不定还要我殚精竭虑思考怎么应付那些地头蛇……我才不干!

        陆三郎心里这么想,但脸上却流露出了非常恳切的笑容:“老师,我这个斋长当然愿意带着大家一块去的,可我好歹是尚书之子,不应该去和其他人争抢这种机会,对他们来说,,这是人生的转折。再说,您身边也需要帮手不是吗?我和小齐都去了,九章堂怎么办?”

        浮夸!虚伪!不要脸!张琛在心底狂骂装腔作势的陆三郎,然而,当他看见陆三郎身边和背后那些九章堂的监生们中,竟然有不少面露感动的,他就不由得愣住了。

        就这样简简单单说几句话便能收买人心?这些家伙未免也太好骗了!

        相比张琛,张武和张陆对视一眼,兄弟二人却同时觉得哪怕从前已经很重视陆三郎,可这种重视却还远远不够!不说别的,张琛和他们两个加起来,在半山堂的影响力也绝对没有陆三郎高!这固然是因为半山堂中贵介子弟不好骗,可他们对别人有陆三郎这么用心吗?

        而张寿当然不会被陆三郎随随便便感动,闻言呵呵一笑:“你这谦让机会的心思很可贵,但你要知道,这不只是机会,也是历练。就算这次王大尹去宣大,也许九章堂的每一个人不能都轮换去那边实践学习,但我也打算找一些其他的机会让你们去实战。所以……”

        张寿拖了个长音,这才笑吟吟地说:“小邓是直属王大尹的人,他不属于九章堂,而九章堂去的这四批人,陆三郎你身为斋长,总得至少带队一次,否则日后别人岂不是要笑话你只懂得纸上谈兵?不用多说,回头第三批你带队,就这么定了。”

        我不愿意啊!陆三郎顿时在心中哀嚎。哪怕他不是一开始就去趟浑水的,可他真的不想离开京城这个安乐窝啊!又能挣钱,又能好好琢磨算经,还能享受到曾经轻视他的人动辄惊讶的快乐,那岂不是比跟着王大头去冲锋陷阵好多了?

        然而,在张寿那目光瞪视下,小胖子到底还是委委屈屈地低头应是。可眼见得张寿扭头看向张琛等人时,对面张武和张陆倒还好,张琛却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自己,他顿时恨得牙痒痒,心里忍不住想,接下来怎么坑一坑张琛这家伙!

        想看我的笑话?哪有这么便宜!

        张寿见张琛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本能坐得身姿笔挺,张武和张陆亦然,他忍不住想起当初这三人组第一次来到翠筠间的情景。虽说只不过是小半年,可当初那事情仿佛是已经很久远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问道:“张武,张陆,去邢台的事,你们有计划了吗?”

        小先生为什么这么问?虽说皇帝让他们去邢台,这确实很令人意外,但之前不是和他们商量过如何铺开推广的计划吗?当时陆三郎也在场的!张武和张陆几乎是同时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可当他们看到陆三郎冲着他们挤了挤眼睛时,不禁立刻醒悟了过来。

        当下,张武就赔笑说道:“事出突然,我们都没什么准备……而且大皇子去沧州,我们去邢台,这事儿怎么听怎么都像是和他打擂台,所以我们心里没什么底气。皇上是说要什么人尽管开口,但我们也不太清楚什么人比较能干,更没把握人家能听我们的。”

        张寿见张武故意装成什么都不懂,他就笑看着半山堂其他人道:“你们其他人谁愿意去帮一帮张武和张陆?”

        他这话一出,之前在吕禅传达了那个任命后就围堵了张武和张陆,希望能被带挈一把的一众贵介子弟,立时就骚动了起来。须臾,就有人挺身而出道:“小先生,家母就是邢台人,我觉得我可以帮得上忙!”

        认出这是半山堂里一个并不怎么起眼的监生胡凯,至于其祖父,那就名头挺不小了,正是当朝户部胡侍郎,葛雍的学生户部尚书陈尚的副手,当下张寿就饶有兴致地问道:“哦,原来你是想利用乡党来帮助张武和张陆,说说看,具体是什么想法?”

        听到具体什么想法,胡凯顿时愣住了。他只想到自己的母亲是邢台人这样一个优势,哪里谈得上有什么想法?

        这一瞬间,他不禁觉得张寿那带着笑意的目光有些犀利,好一会儿才磕磕绊绊地说:“我觉得,张武和张陆到了邢台,应该先要压服地方官,然后和当地缙绅打好关系……”

        虽说绞尽脑汁,但他还是只能拿出一个从上而下推广的方案,见张寿最终不置可否地示意他坐下,他不禁有些沮丧。而有了他这么一个失败的例子,其他试图主动请缨的人就少多了。就算有人自告奋勇,却也在张寿那不紧不慢的几个问题之下败阵下来。

        然而最终,张寿还是笑吟吟地点了胡凯和另外一个说话还算有条理的,太仆寺卿的侄儿邹明宇,吩咐他们跟去给张武和张陆帮手。但在他们欣喜若狂的时候,他却又兜头给他们浇了一盆凉水。

        “你们刚刚那所谓的方案,大概都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没有什么可行性。之前在葛府,葛老师很欣慰徒孙们年纪轻轻就能为国出力,他答应推荐几个可用之人,顺便吩咐门生照拂一二,也免得你们这些第一次出门办事的人变成睁眼瞎。”

        此话一出,胡凯和邹明宇那最后一点不服气顿时丢到了爪哇国。得罪老师那兴许只是在半山堂寸步难行,可要是让祖师爷葛雍觉得他们这两个徒孙不成器,那真是日后在整个官场都要寸步难行!因此,两人二话不说就赶紧答应了下来,随即这才正容坐下。

        而张寿刚刚给九章堂的其他监生画了个大饼,眼下面对半山堂中更多正盼望让家人亲友刮目相看的监生,他也自然又少不得勉励了一番,同时又许诺接下来会有其他机会。

        换做从前,难免有人觉得他这只是空心汤团。

        然而,今天大晚上被带到这曾经的庐王别院,无数达官显贵暗中觊觎却因为皇帝而不敢打主意的豪宅,又眼见得这没一个下人的地方地龙烧得温暖如春,灶台上烧着火,茶壶水缸里都有水,竟是宛若主人仍在,大多数监生们对张寿的敬畏顿时更深了一层。

        因此,眼看夜色渐渐深沉,张寿又把话都说完了,自然就有人陆陆续续提出告辞。而这一次,张寿就主动开口让人捎带上九章堂的那些监生。于是一个带上两三个,须臾之间,刚刚还热热闹闹的这座无题之堂,就逐渐显得空旷了。

        陆三郎好不容易等到闲杂人等都走得差不多了,眼见张琛还坐在那不做声,他就嘿然笑道:“张琛,没想到你今天这么老实。怎么都不说话?你这个半山堂斋长也不起个表率!”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张琛一拍扶手愤怒地起身,却是冷着脸对张寿说,“小先生,我是不如陆三和齐良他们想得周到,而且之前那纺机的事情,我也不怎么知情,所以我是出不了什么好主意。这事儿你和张武张陆他们商量就是,我告辞了!”

        眼见张琛拱了拱手,竟是就这么转身往外走去,张寿就好整以暇地轻轻敲了敲扶手,随即出声叫道:“你要是就这么一走,你信不信改明儿陆三郎就会四处宣扬,说你这个半山堂斋长不如他这个九章堂斋长?”

        张琛顿时站住了,但还是头也不回硬梆梆地说:“他要想胡说,随便他就是了!”

        陆三郎正要继续开损,却只见张寿斜睨了他一眼,这才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早些年那全都是张琛自恃秦国公独子的身份欺负他,现如今他好容易才靠着智慧扳回了局面,凭什么还要让张琛啊!

        制止了陆三郎继续扩大事态,张寿这才不慌不忙地说:“之前我让张武和张陆去开织染坊,顺便捣腾纺机的事,又让陆三郎出面揽事上身,不只是你,朱二也没有掺和。”

        见张寿终于注意到自己了,朱二顿时幽怨地说:“终于记得我了……好歹将来都是一家人,能不能别这么厚此薄彼?”

        “这不是什么厚此薄彼。我之前想的是随便宰一个冤大头,却没想到居然勾来了一个胆大包天的二皇子,却又引来了一个欲壑难填的大皇子。一台新式纺机,整整坑进去两个序齿在前的皇子,所以我现在想想,没让张琛你和朱二趟浑水是对的。”

        张琛顿时脸色发黑地霍然转身:“怎么,你是觉着我胆小怕事吗?”

        “不,我最初只是觉得你和朱二不缺钱。”张寿笑呵呵地说出一句话,见朱二嘴巴张得老大,就差没哭诉自己很缺钱了,而张琛则是满脸不信,他就淡然若定地说,“张武和张陆日后就只有他们家诸子均分的那点家产,说不定要啃媳妇嫁妆为生,自然缺钱。”

        “至于陆三郎,他爹不喜欢他,他娘也不能把家里财产全都给他,而且他订了亲正等着娶媳妇,当然也很需要钱。不过,他是你们几个里头私房钱最多的大户,又是人尽皆知的浪子回头变天才,我需要他出钱,也需要他出力,所以当然要拉上他。”

        听到张寿如此直言不讳,张琛顿时脸色稍稍和缓了几分,但还是硬梆梆地说:“那意思是说,不能出钱出力的我就没什么用了?”

        “至少在之前那纺机图纸献给皇上之前,你确实派不上用场。”

        看到张琛一张脸顿时变成了锅底盔色,张寿就呵呵笑道:“你是能用讨好公主和郡主媳妇的借口去开织染坊?还是能拉下脸笑容可掬地高价请一批纺工过来做事?又或者是像陆三郎那样大言不惭地忽悠大皇子说这新式纺机是他做的,勾引人花大价钱来买?”

        “张琛,你骨子里是个高傲却又仗义的人,他们能做的事情你做不来。所以,我不知道让张武和张陆去邢台推广纺机的事,到底是别人推荐的,还是皇上自己决定的。但在我看来,这件事情更适合你去做。因为,只有敢揭临海大营那种盖子的人,才能对付那些豪族!”

        张琛那张满是阴霾的脸一点一点放晴,但他还是忍不住说道:“可现在皇上已经点了张武和张陆……我张琛就算再没出息,也不至于和他们抢差事!”

        见张武和张陆并没有因为他刚刚言语中小看了他们而生气,张寿就对两人点了点头,随即笑道:“有道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你不觉得,他们很适合去修栈道,你很适合去渡陈仓?还是说,你真的想卯足劲把八股文学个精通,日后考个状元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