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乘龙佳婿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戏到一半乱纷纷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戏到一半乱纷纷

        入夜的京城崇文门内大街上,人流却依旧不少。作为最繁华的主干道,商铺林立,商贾如云,即便夜间也有不少店铺依旧通宵营业,因此是顺天府衙重点关注的地点,没有之一。尤其顺天府尹王杰上任之后,整肃衙役,巡行不断,这条大街的秩序顿时为之一肃。

        所以在这大晚上,白天工作不得闲的人,却也冒着寒风光顾某些店铺。只不过,如绸缎庄,首饰铺这种东西贵重的地方,掌柜和伙计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却也准备下门板关门了。否则,万一在大晚上遇到一桩窃盗官司,衙门又破不了,那简直是一年的工钱都不够赔补。

        此时此刻,一个戴帷帽的女子便在两个侍婢和三五随从的簇拥下,从一家首饰铺出来。掌柜亲自送到门前,侧头对伙计打眼色收拾东西准备关门,这才满脸堆笑地说:“四姑娘慢走,您就放心吧,就算是紧赶慢赶,也一定给您赶出来,绝对不会误了大日子!”

        “嗯。那就多谢齐掌柜啦!”帷帽女郎嘴一张,便感谢了一句,声音软糯,喜得那掌柜连道不敢,躬身目送人往那辆精致却不显奢华的马车走去。

        而就在这时候,小胖子陆三郎大摇大摆地从旁边一家书坊走出来,手中还拿着两本书,嘴里念念有词嘀咕个不停。如果靠近他,那就会听到,那赫然是在前言不搭后语的背诗。他目光似乎不经意扫了一眼帷帽女郎,见人家似乎也朝自己看了一眼,他就心虚地收回了目光。

        可转瞬间陆三郎就后悔了。他怕什么呀?朱莹都已经对他说了,这是你情我愿的事,人家都乐意和他见面,他干嘛要畏畏缩缩的?当下他鼓足勇气往人看了过去,可恰是此时不知道从哪刮来一阵风,先是吹起了他的袍角,而当他抬头时,恰是吹起了那帷帽。

        看见那下头露出的一张脸娇憨可爱,尤其是伸手去抓风中的帷帽时,嗔怒中带着几许气急败坏的样子,陆三郎只觉得鲜活动人,不知不觉地就盯着那张脸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拿回帷帽,突然有些羞恼地瞪了他一眼时,他才赶紧移开眼睛,心里却已经千肯万肯了。

        嗯,至于性格和人品,那是朱莹介绍的,应该、大概、可能、也许……不会差吧?

        陆三郎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岂料就在这时候,大街另一头突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在这大晚上相对安静的氛围中显得格外刺耳。他下意识地往马蹄声来处望了过去,却只见来的赫然是一队人马,虽说因为昏暗的光线而看不清他们的头脸衣着,可他还是心中一缩。

        他怎么觉着,这好似是来者不善?

        糟糕的预感每每都会变成现实,果然,他就只见那一队二十余人赫然直冲这边而来。

        陆三郎何尝见过这种杀气腾腾的情景,下意识地想要躲进刚刚那书坊,可一想到这是在第一回见的女孩子……也许是未来的妻子面前,他到底觉得露怯实在是丢脸,当下就强作镇定站在屋檐下一动不动。

        而同样吃了一惊的,还有刚刚才打算戴上帷帽的刘晴。眼见那一大堆人竟是冲着自己而来,小姑娘不禁有些面色发白,可此时此刻无论下马车还是避到首饰铺,那都无论如何躲不过,因此她索性把心一横,也不戴帷帽了,就那么傲然站在了原地。

        躲在一旁小茶馆中看热闹的朱莹却遽然色变,大晚上的,这是怎么回事?然而,还不等她出去,一只手就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与此同时,她就听到了张寿的声音:“阿六说他们正在勒马急停,不至于直接撞上,你先别动,看看来者何意再做计较!”

        几乎是在张寿开始说话时,外间果然传来了陆续不断的马匹嘶鸣。就只见随着为首的那匹马在接近刘家那马车三四步远处堪堪停下,后头二十多骑人亦是纷纷勒马急停,竟然没有发生任何相撞,分明训练有素。

        而借着外头悬挂的灯笼,朱莹终于看清楚了来人,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那居然是二皇子!

        张寿也看清楚了来人,想到朱莹才对他说,外头那位刘侍郎家的小姐似乎是皇子妃的热门人选,他不禁微微挑了挑眉。对照自己之前在清宁宫见太后时,两位皇子截然不同的言行举止,他心里不禁对二皇子的来意有了几分预计。

        而陆三郎也曾经远远见过二皇子,这会儿登时吃了一惊。二皇子跑来找刘家姑娘的麻烦?为什么啊!她又不是飞扬跋扈,四处惹事的朱莹,否则他也不会没听说过她!

        二皇子居高临下地骑在马上,轻蔑地俯视着那辆刘家的马车,目光随即就落在了刘晴身上。和头一次看到刘晴就怎么瞧怎么满意的陆三郎不同,他只是扫一眼就觉得对方怎么都不符合自己的审美。

        个子太娇小,风度不够大气,容貌不够漂亮……还有那眼神,一点都不够端庄温婉,甚至让他想到了朱莹!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二皇子顿时沉下了脸,当下硬梆梆地说:“你是工部刘侍郎家的姑娘?”

        刘晴没见过二皇子,可此时这一行人飞扬跋扈,为首的那年轻人口气倨傲,她甚至都不用使劲猜测,就联想到了那位传闻中眼高于顶,凡事都要和大皇子争个输赢的二皇子。可人家既然没有自报家门,她也就干脆当成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更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阁下入夜时分带着随从纵马长街,难道就不知道朝廷律例,如非紧急状况,京城大街小巷不许驰马?”

        二皇子没想到区区侍郎之女竟敢反唇相讥,一时不禁大怒,抬起马鞭对着人就骂道:“好你一张刁蛮利口!既然知道是入夜时分,你一个闺中姑娘居然还在外头乱晃?”

        他一面说一面扫了一眼旁边的首饰铺,面上流露出了深深的讥诮:“这种时候来打首饰?想嫁人想疯了吗?你就真的以为,你那桩婚事十拿九稳?你爹区区一个工部侍郎而已,你哪来的底气!”

        知道旁边就是陆三郎在看着,刘晴简直快被二皇子那露骨的讥讽给气疯了。她能和朱莹关系不错,性子当然不仅仅是娇憨,更是绝对不肯受欺负的,当下就呵呵笑了一声。

        “我来相熟的首饰铺给爹打一个五福捧寿的金坠子贺寿,和你有什么相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怎么没听说过我已经谈婚论嫁了?来人,给我上顺天府衙去击鼓,就说有狂徒当街撒野,出言不逊,诋毁我家名声!”

        二皇子见刘晴身后一个随从竟是转身撒腿就跑,他登时面色大变。今天他遇到大皇子,两人一言不合就争了起来,结果大皇子冷嘲热讽,说他未来的妻子是仕途到了尽头的工部刘侍郎幼女,他就窝了一肚子火。

        今天他正好打算在宫外别院住,便让人打听了一下刘晴,谁知就得知人大晚上去崇文门内大街上一家有名的首饰铺,这下子,只当人家是迫不及待想要飞上高枝的他顿时炸了。

        若是真的闹到了顺天府衙,他这张脸那就丢尽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人给我追回来!”二皇子厉声叫嚷,见左右立时有随从护卫抢了出来,策马去追刚刚那刘家仆从,他心下稍安,当即就怒视刘晴道,“好你个倒打一耙的贱人,既然你不要脸,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还没等二皇子想好怎么炮制这个胆大包天的侍郎之女,一旁看得目弛神摇的陆三郎终于彻底回过了神。虽说从刘晴刚刚的应对来看,这好像和他最初要求的温柔可爱有很大距离,可他听了她的话之后,却觉着这位姑娘挺有勇气的。

        如果娶回家去,肯定不会是他老爹的应声虫,而且也应该不是贤良淑德的那种好媳妇!

        从来不喜欢和人硬扛的小胖子也不知道打哪来的勇气,一个箭步窜了出去,直截了当挡在了刘晴跟前,继而就昂起头说:“大晚上的,二皇子先是率人纵马长街,现在又当街欺负人家弱女子,不觉得实在是太过分了吗?”

        已经几次按捺不住想要现身的朱莹登时愣住了。她有些意外地瞅了一眼笑吟吟的张寿,小声嘀咕道:“陆三郎可以啊?我还以为他肯定躲事跑了……”

        “那你就错了。”张寿看着犹如英雄一般从天而降挡在那位刘家姑娘面前的陆三郎,笑了笑说,“陆三郎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小看的人,但只要他认真起来,天皇老子都得怕他。”

        朱莹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么说,回头不用我们跳出去救他?”

        张寿瞧着满脸大无畏,下头腿却在微微打哆嗦的九章堂斋长,若无其事地说:“英雄救美之后如果还要人救,那算什么英雄?他也许能把二皇子撵走。莹莹你要不信,我们俩不妨打个赌?”

        朱莹瞅瞅胖嘟嘟的陆三郎,再看看面色复杂的刘晴,又望一眼二皇子,最终没好气地说:“二皇子那家伙最不讲理了,我就不信陆三胖长了三头六臂,能把人撵回去,我和你赌了!”